沉重的包袱

记得以前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很好强,都希望自己在高考时能够考出一个好成绩,有一个好前程。我从小到大虽然成绩一直就很好,但是显然和他们不属于同一类人:我从来不会思考自己的前程,也从来没想过要上一所好大学、找一份国内TOP N公司的工作,至于移民国外,更是没有想过。

当时,我的成绩基本在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即使按照稍差的水平发挥,去个浙大之类的学校应该是毫无问题的;再加上,当时老师们还希望我参加信息学的竞赛并获得一等奖,这样子也可以保送到TOP 10的学校。因此,看似我是不考虑自己的前程,更确切地说是他们认为我要取得好成就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虽然是否去一所好大学并不能决定以后怎样,但对于老师和家长来说好大学就等于好前途)。

可是,上天似乎在和我开玩笑:参加的信息竞赛两次与一等奖失之交臂,第一次差一个测试点,而第二次干脆直接在比赛的时候肚子疼。而最“重要”的高考也和我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高考成绩比平时的水平整整低了100分左右。这就意味着,本来可以去TOP 5学校的我,不得不报一个二类的学校。我还记得当时班主任得知我成绩时的反应:他不停地摇头,并建议我复读一年。他说他从来不建议复读,但是我这实在是失常得太离谱。

即便如此,家人并未谴责我高考失利,相反还用各种事迹来鼓励我。尤其是爷爷,他当时对我说,无论你决定是否复读,无论你想报一个什么学校,我们都支持你。在填报志愿的那一天,成绩好的同学都在前几排喜笑颜开地交流应该报哪个学校,应该学哪个专业。面对这种场景,我不得不说心里还是有不小的失落,但是又说不出为什么失落。我清楚地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而感到失落,或许是因为害怕别人议论“他怎么考得这么差”吧。

人在不得志的时候往往意志消沉,我当然也是如此。我把填好的志愿交上去后,走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看风景,还不到一分钟,ljj同学走出来从后面抱着我,一直说没关系啊之类的话。很多时候我们并不需要别人用什么话语来安慰或者引导自己,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便以足够。

进入大学之后,我的“善于考试”的“长处”继续得到发挥。但是我发现这所学校的同学和我之前的同学有着鲜明的对比。中学时期我的同学大多都是全市最好的学生中“出类拔萃”的那一批,相比于“出类拔萃”的同学而言,这里的同学似乎大多数并不太看重自己的前程。在大学期间,我不断地听说我中学同学换专业、换学校、出国之类的各种传言,而我的大学同学,好像除了上课、吃饭、考试、睡觉之外,并没有过多地思考以后要怎样发展的问题,即使有少数同学有这样的想法,但对于整体而言还是少之又少。

由此我便可以揣摩出上天对我的“恶意”:既然你不去care自己的前程,那就“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好了。但是,我并不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好,我也并未体会到高考失利后的那种心理阴影。相反,我觉得我比以前更加快乐。

直到有一天我去校外参加一个比赛,有个其他学院的同学作为学校派出的这个比赛的负责人带我去参加比赛,期间对我的“关心”可谓是“淋漓尽致”。比如担心我早上太早坐不到车;担心我早上和他们集合睡过头了;担心我没有穿正装;关心我有没有吃早饭;担心我的PPT没有弄好;担心我比赛结束后怎么回去。至此,我终于发现,这里的同学有一个我以前同学不具备的特性是“仗义”。

这种仗义,并不是流于普通朋友之间的那种“有困难时帮一把”的表面现象,也不是像一般同学那样找时间聚会吃饭的那种虚假的怀旧形式。而是那种你在得意时感觉不到他们,而在失落时带给我类似于我高考时失利时抱住我三五分钟的那位同学给我的那种暖暖的感觉。

当有个同学搂着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辈子都是最好的兄弟的时候;当我由于超支而导致月底没钱花问一位同学借钱,他二话不说把所有的钱取出来给我,然后我发现他在背后默默地吃泡面的时候;当我回来晚时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来电的时候;当有位同学跟我说以后有他一口吃的就一定有我的那一口的时候;当有位同学毕业时和我一起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说他真的不想离开的时候;当有位同学在难受时求求我永远都不要离开他的时候…… 我不得不被这种情感深深地打动。

直到那一天,我终于发现我为什么不像其他成绩优秀的同学那样去思考前程,因为从小到大,我所看重的只有一个词那就是“感情”。

我时常回想起上天在我高考时开的那个“恶意”的玩笑,我必须要感谢上天终于把我的人生指引到了正确方向,让我不仅懂得自己所重视的东西,还让我领悟到了它更深层次的含义。

在高中的时候,有一位同学就和我说:“你太看重感情,这样有时候会给你自己带来不少的伤害。”还有一位同学和我说过:“在别人看来,你的‘重感情’是阻碍你进步的枷锁,但其实我们都知道,人生本没有目的,所以所谓是否跑得快其实是毫无意义的。”

其实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我身上所背负的是一种沉重的包袱,它的存在使我注定不如没有包袱的人跑得快。每当它变得更强时,包袱就会越重,而我行走得也会更慢。同时,它也是我前进路上时栓在我脚上的有限长度的锁链,使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放弃那些本可以走得更“远”的道路。

有一位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说:“你根本不在意外人对你的看法,那些功名利禄对于你来说根本不重要。”“不论一路顺风还是偶尔坎坷,都会有人帮助你祝福你,会有人一直陪在你身边,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因此,我所背负的包袱并不是阻碍我前进的沉重的负担,而是我生命的意义之所在。我不可能会放下这个包袱,因为它是我们一起相伴到地老天荒的承诺。

沉重的包袱”的一个响应

  1. 我给妹子念了一段上面的文字之后,妹子脸色一沉,正色道:“你能不能正常一点,爸爸爱你….” 然后我连忙说不是我写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