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

昨晚睡觉前拿着板子看以前写的博客,主要回顾了一下我的大学生活。结果后半夜开始做梦,梦到了不少高中同学。

要说做梦这个大脑活动也是相当奇怪,有时候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有时候会完全相反。比如这次梦见的高中同学,全都是高中时期和我关系很好但是超过一个月没有联系的。而最近一直联系或经常见面的那些高中同学,在梦中完全不见踪影。

因此我醒来后第一感觉就是这些高中同学似乎在宣告他们的不满:你看你睡前都在想大学同学,而高中同学你就不想念了,赶紧来联系我们呀!而那些最近一直联系或者见面的同学完全没有在梦境出现,更加“论证”了这种“可能性”。不过,这只是出现在我自己的梦境中,所以是反映的是我自己的想法(用某位正在学习“解梦”的同事的话来说就是潜意识)。虽然从高维空间或者是量子效应上看,对方的思维还是有可能反映在你的梦境上,但从目前的经验来看,并不是那么地“正相关”。

在梦里,我貌似来到江西某地,短暂停留后需要到下一个目的地,想到此时某个好友 A 也在这里(咦,A 不是在长沙么?他也从来没去过江西啊),于是就约 A 出来吃饭。

和 A 来到某个商场后,进入某个饭馆发现好友 B 也在这,于是我就开始和 B 聊天,之后 A 就从梦境中消失了。B 同学是和我关系很好的一位女同学,我问她你们领证这么久了准备啥时候举行婚礼啊,我还等着参加呢。她说就下个月吧,不过还在犹豫是在深圳还是北京办(咦,她不是在广州么),因为如果在北京办的话,我去就很方便。

我说你在深圳办吧,我到时候直接坐飞机过来就好啦。B 同学说为啥不坐高铁,我说高铁要将近十个小时,还不如坐飞机,两个多小时就到了。这时在一旁帮我背包的 C 同学说(话说我不是和 A 出来吃饭么?怎么 C 同学冒出来了),高铁的话八个多小时吧,不过确实坐飞机好一些。

我们就坐在地上的席子上聊(不是在餐馆准备吃饭么?)关于 B 同学婚礼的事。在梦里我就自己在想,和以前关系好的同学一起聊天还是这么开心,要是我们可以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每天都这样聊天该多好啊。

后来我感觉有点困,就靠着 C 同学的肩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于是我就醒了,醒来后回想这场梦,觉得逻辑性还算可以,感觉是 14 年那次“梦回长安”的“续集”,只是这次轮到超过一个月没联系的高中同学出场了。

实际上随着感情的加深,对对方的要求会逐渐降低,直到对方无论做什么你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因此无论是每天长厢厮守,还是在分离了很久后再次见面时的热烈拥抱,在某种程度上区别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大。

我很喜欢玩的游戏《伊苏》里主角和他的一位伙伴经常会一起去冒险,但有的时候由于各种原因不能一同去冒险,此时伙伴会对主角说,“虽然我知道你自己去冒险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当初我看到这段对话觉得怪怪的,而我现在大概也能理解这个想法。不管主角去哪里冒险,收获如何,只要能活着回来再次见面,对于这位伙伴来说,并没有多大区别。

伙伴”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