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未定标题(133)

(1)

“生活小记”系列又停更了快一个月了,不要说老夫懒,因为最近实在是没有时间。乃说我最近在忙啥?显然是忙着玩游戏啊!神马玩游戏不是正事?我不这么觉得,玩游戏一直是老夫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所以花很多时间来玩游戏是很正常的。

前一段时间由于受不了老款 iPad Air 的性能,把它在闲鱼上卖了,然后买了个今年新出的 iPad。之后就被某些人喷了说老夫浪费钱,买一堆的电子产品。实际上老夫是“物尽其用”的“典范”,买的电子产品大多都有用(当然也有不少在吃灰 *-*),就近几天而言,我的设备里都基本上在运行如下游戏:

  • 手机:游戏王 Duel Links、Cytus。
  • iPad:Hachi Hachi、炉石传说。
  • Pixel C:Dynamix、Voez、合金弹头。
  • PSV:同步音律喵赛克、超级枪弹辩驳 3(等待到货中)。

素不素利用率很高!不过老夫也不会一直有时间玩游戏,经常会被一些其他事情所“干扰”,不过最近一个月应该没有其他事情,所以可以专心致志地玩游戏了(^_^)。

如果单从“花费”这个角度来看,买一堆产品来玩或者是玩游戏其实是相对省钱的“玩法”(当然玩那些氪金的网游和手游除外)。例如老夫花了将近 200 RMB 游玩 Dynamix,而我在这款游戏上所花的时间大概远远超过了 200 小时,折合 1 元 / 小时(而且老夫今后还可以继续玩)。而其他一些娱乐项目,例如看电影、旅游、逛街等,乃可以自行计算每小时的花费。

 

(2)

月初的时候,BOSS 找我说:“从 6 月 1 日起你的基本工资上涨 20%,而且级别再升一级。”

其实老夫对于“升级”没有什么兴趣(虽然奖金啥的会有影响),因为作为底层员工,眼里大多都只有钱(^_^)。拿到“涨薪通知”后我索性把以前的通知一并拿出来,做了一个工资涨幅的统计,见下图。

不知大家对于这个工资涨幅怎么看。我觉得与刚毕业的工资相比,将近五年的时间工资变为原来的 2.8 倍并不算多。但是像我这种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而并未跳槽的人来说,我觉得这个涨幅还算可以,毕竟对于公司(尤其是规模比较大的公司)来说,工资的涨幅都有严格的规定。

其实我之所以认为 BOSS 对我还算可以,是因为我自己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例如迟到早退、经常顶撞上司、偶尔还会因为不爽而撂挑子等问题。不过我的工作成果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我自认为我工作时非常负责任……(省略自吹自擂的 1024 个字)

从上面那张表格可以看出在 2014~2015 年间工资涨幅比较小,都在 10% 以下(这实际上是公司的通常涨薪幅度),那是因为在此期间公司组织结构和政策发生大规模调整,关于这五年间的工作老夫准备以后再用专门的博文进行记录,这里就不多说了。

貌似老夫今年的运气还可以。年会的时候抽中一台 iPhone 7 Plus(已经被折现),前两个月评了个什么奖发了一点奖金,这个月 base 上涨 20%,至于下半年怎样,尚不可知。关于换工作的事情,还是会按计划继续进行,如果有能够让老夫比较满意的工作,还是会跑路的哦(^_^)。

 

(3)

六月中旬老夫爬了香山后没过两天,组里又组织去十渡 team building。老夫一直以为去过这个地方,到了目的地后才发现貌似没来过(北京郊区类似的地方实在是太多,所以搞混了)。房山区的这一段是喀斯特地貌,不过类似的地方老夫去了一大堆,但不得不说这个地方风景还是不错的,从拒马河的“一渡”开始,每过一个渡口数字加一,一直到“十八渡”,命名方式貌似有点偷懒。

上午我们在貌似是“十二渡”的地方玩真人 CS 以及吃烧烤,活动内容自然是非常弱智。场地偏小,而且装备貌似也不怎么样,枪做得太假了,感觉比小时候和小伙伴们用树棍当枪还要弱智。不过,用来摆拍还是不错的。

下午的时候去了某个景点。话说北京郊区的景点都相当坑爹,比如这座山收费 95 RMB,真是贵得要死。到北京的远郊来玩的基本上都是北京的居民以及公司组织的 team building,外地游客基本都在北京的著名景点游玩,跑这么远来相对较少,针对客户群体不同,可以放心地收钱。

Google Photos 是一个比较智能的应用,它会自动选出比较好的照片进行 PS,效果在大多数情况下还可以,据说是用了 machine learning 的技术。我觉得 ML 这个概念太宽泛了,即使用了很多数据去训练,但终究谈不上到“智能”的程度。尽管如此,还是能够减少我很多整理照片的工作量的。

下面这张照片就是 Photos 自动选出来进行 PS 的。在所有照片里,这张确实比较有代表性,但是 PS 的效果并不是太好,虽然大体方向上对,但颜色显得处理过头了。看来在人工智能这一块, Google 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之后我们就去玩竹筏。同事们还是比较喜欢玩水的,所以基本上都是在打水仗,搞得老夫全身都湿透了。不过无所谓,这么大的太阳,上岸晒一会就干了。

玩完竹筏后就开始登山了,因为他们听说这里有个叫做什么“玻璃栈道”,所以想上去看看。山的海拔比我想象中的要高一些,到达山顶后用手表测得海拔为 560 米左右,在山脚则为 230 米,这么说山顶距离地面大约有 300 多米,比老夫目测的 200 米要高。

虽然只要攀爬 300 多米,但并没有什么人爬上来。我们大组一共有 40 人左右,爬到山顶的不到 10 个人,其他人都在山脚歇菜打牌。我们 BOSS 历经“千辛万苦”和我们爬到山顶后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坐缆车下去了。要说这个玻璃栈道貌似也不怎么样,有点恐高的同事上去后完全没反应,比张家界的是差远了。

前两周 Crux(曾用名 Sean)从宁波寄来了新鲜的杨梅,大约有 10 斤吧。我拿了一些去开会,把剩下的放在座位旁边。后来据同事说在我开会的时候一大堆人围在我的座位旁边吃,我说那是『蝗虫来袭』。后来剩了一些,就被同事拿去做杨梅酒了。我们几个人在 pantry 秘密举行杨梅酒“品鉴大会”,BOSS 经过我们那的时候肯定会发现我们那都没有人了。

 

(4)

上周末我的高中女同学 ZXY 在北京举办婚礼,她还邀请了在广州的两位同学 ZB 和 PMZ(女)。这两位同学和我关系非常好,经常“出没”在老夫的相册中,不少好友自然是相当熟悉了。

PMZ 被我们称之为“变卦大王”,经常是前一天约好,第二天她又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来了。这次也一样,好在我们都已经习惯了。ZB 过来的时候正巧北京下倾盆大雨,原计划周四晚上起飞的航班一再延期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到达。他到达的当天也是下了一天的雨,好在周六起雨就停了。

ZXY 结婚的地方在密云区,距离市区相当遥远,所以我们要前一天下午到达。这样算下来 ZB 只有周六上午能在北京市区逛,于是我和凡仔就陪他逛逛北大和颐和园好了。

颐和园相信大家都看过 100000000 次照片了,所以就随便放两张不那么常见的地方好了。

吃过午饭后我们就前往密云的某酒店。这个地方真是远得要死,我们 2 点多出发,5 点多才到,身处荒郊野岭的我们一再怀疑是否走错了路。到达目的地后我们和 ZXY 的家人一起在酒店吃了晚宴,其他人准备在酒店打牌,我们对这个活动当然是毫无兴趣。

这个酒店坐落在半山腰上,所以叫做“半山温泉酒店”。听服务员说后面修了道路可以去酒店的“后山”,很显然我们当然是决定爬山。我们仨大约 7 点半出门,此时正值日落时间,发现火烧云看起来还不错,于是决定往高处爬。

不过凡仔的体力实在是堪忧(至少比我和 ZB 差远了),没爬几步,就走不动了,他在此处打道回府,而我和 ZB 继续往山顶爬。

 

(5)

到达山顶后发现日早就已经落完了,不过天空中的木星清晰可见,我们决定等天黑在这里看星星。随着夜幕降临,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多。拿出手机里的 app 观察一下银河的方位,发现银河正处在密云城区方向的地平线下方,而密云城区灯火通明。看银河肯定是没戏了,除非等到凌晨三四点钟,这样的话,第二天一大早的婚礼活动就没法参加了,所以我们决定放弃看银河。

从上面的照片可以看出今天的云层还是有些多,不过天空的顶部没有云,而密云远离北京市区,可以看到大量星星。到晚上九点半左右时,肉眼清晰可见大熊座、小熊座、天秤座、双子座等大量星座,木星和大角星的亮度简直可以用夸张来形容。

此时我们发现根本就没有带相机出来,除了手机我们毛都没有带,我们只好研究下怎么用手机来拍星星。直接用自动模式拍是一片漆黑,毛都看不到,所以只能增加曝光时间和感光度。我拿着奶机折腾了半天压根没找到有手动模式,下载了 N 个相机也没发现可以调整曝光时间,就这样小米手机上场了,因为小米自带的相机就有手动模式。

调整好手动模式后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根本就没有三脚架,握在手里等几秒钟曝光显然会失败。经过多次研究,我们发现这个空地上砖头很多(貌似在盖露天温泉),于是就想出了如下办法。

由于手机屏幕朝下,只能凭感觉用小拇指伸入手机与地面的缝隙去按,经常会按错地方。在尝试了 N 次后,终于用 8s 快门以及 ISO 800 拍出了北斗七星。后来改用 16s 快门以及 ISO 1600,拍出了更多星星(下图由于有压缩,所以星星看起来比较模糊,实际上拍出来是很清晰的)。

虽然没有看到银河,但是令我们高兴的是我们想办法用手机拍出了北斗七星。我们也尝试拍了其他区域,但星星是密密麻麻一团,不像北斗这么明显,所以就不贴了 (^_^)。

 

(6)

大约折腾到十点,我们就准备回酒店休息了。在下山的过程中,没有看到一个人,看来只有我俩这么奇葩跑出来了。快到山脚下时,终于看到一对情侣准备上山问我们到山顶有多远,老夫目测他们顶多爬到 1/3 的地方(就是那个看日落的台子)。

回到酒店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说好的温泉呢?没办法,只能缩水一下,用浴缸来代替好了,假装在泡温泉。

可以看到浴缸里没有多少水,这是因为服务人员(其实就是凡仔和 ZB)在放完水后没按底部的排水按钮,导致水都快流完了!

第二天参加完婚礼后回到北京市区已经是晚餐时间了,我们去了五道口的一家东北菜馆,ZB 说这是他来北京吃到的最好的一餐了(因为北京菜系味道实在是堪忧),晚上陪 ZB 逛了逛后海与奥林匹克公园。

周一我请了一天假陪 ZB 逛。去天安门后拍了几张照片(周一闭馆)后就准备去北海公园。路过角楼的时候发现风景还不错,于是就给 ZB 拍了一张美照(^_^),ZB 随后在我的“指捣”下也给老夫拍了一张。

到北海公园后发现荷花已经开了。北海公园靠北的湖面全部种满了荷花,非常漂亮。

所以说这次又是随缘。我们跑到密云的主要目的是参加 ZXY 的婚礼,根本就没想过爬到山顶上看星星。我也不知道最近北京的荷花开了,要不是 ZB 过来,我也不会在这一段时间去北海公园逛。

生活小记——未定标题(133)”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