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136)——又出差去澳门

(图片很多,请耐心等待。如果遇到有图片加载不出来,F5 刷新一下吧。)

前几篇博文提到的那位一再延期升级计划的客户,在澳门的同事帮我们订好机票后再次“宣称”需要延期,原因是他们的系统升级还没有通过政府的批准(目测是和政府的关系不好,因为别的客户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在飞机起飞前一天,总算得到通知说会按照计划进行升级,实际上这对于老夫来说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这就意味着没法参加某人的婚礼,只好要老妈代替我去了。

这次出差是和其他三位同事一起去,其中一位是我们产品的测试,另外两位是公司其他两个产品的开发和测试人员,虽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去做现场 support,但由于我们都在一起工作很久了,所以感觉是像组队旅游一样。至此总算终止了老夫一直以来独自去外地出差的苦逼局面。

不久前去澳门出差纯粹是打酱油,俗称“公费旅游”,而这次就完全不一样了。由于牵扯到系统十年前的版本的升级,会进行大量数据迁移,极有可能出现问题,而且问题还会不少,这个时候,我们 engineering team (包括测试)就需要登场了。可是行程还没开始,别的产品的 T 同事就掉了链子,在出行的前一天他居然把出差要用的笔记本忘在公司了,由于他家离公司相当遥远,所以就要老夫去帮他拿,第二天再带到机场去。我把我们产品的代码拷贝到了我们组的一位测试的同事 Q 的电脑上,这样老夫就可以轻装上阵,只需要带一些衣服和游戏装备(比如平板以及小 V)。T 同事掉链子后我得把他的电脑带到机场去,这台电脑又重又厚,电池巨大无比,目测总重量比老夫所有行李还要重(真心不如老夫的小米笔记本啊)。

9 月 12 日上午老夫乘坐地铁前往机场(乘坐出租车的某女同事 QLL 在路上堵了一个小时,差点误机了,老夫真是太聪明了),在地铁上恰好碰到了 T 同事,赶紧把这个重得要死的电脑给他。这次我是卡式的港澳通行证,所以可以自助通关,还是方便了不少(即使方便了但还是不爽,为啥去自己国家的领土还需要通行证以及去办“签注”?)。过了边检和安检后我们和另外两位同事汇合了,有人一起同行的时候时间过得相当快,刚到登机口的时候还没啥人,转眼间就发现一大堆人排着队开始登机了。

登机后发现其他三位同事恰好坐在一排,而老夫独自一人坐在飞机的尾部,实在是相当坑爹!!!(我们是不同时间抵达的机场,所以办手续是分开办的,可是特么他们恰好分在了一起。)没办法,那就在飞机上睡一觉吧。大约快到的时候我发现坐在我左侧的女孩趁我睡觉的时候用手机拍窗外的云,老夫醒了后又迅速地把手机伸了回去。拍就拍嘛,那么害羞干啥,又不是在偷拍老夫,即使是偷拍老夫也不会介意呀(^_^)。看她拍得这么欢,老夫也来拍拍吧。不过我觉得拍得不咋样,因为等我准备拍的时候云已经少了很多了。

抵达澳门后乘坐出租到达了酒店,我们这次住的是澳门的“兰桂坊”酒店(在这里再给小米的境外漫游打个广告,不需要 SIM 卡价格也便宜,1G 30 元,或者包天不限流量每天不到 10 元,信号在澳门是全程 4G,同事在当地和某宝买的电话卡,不是速度超慢就是没信号,还要换卡,超级麻烦)。兰桂坊在香港很有名,是酒吧一条街,而在澳门就是酒店+娱乐场+餐饮这种模式。客户给我们四个人安排了四个房间,老夫一进房间,发现貌似档次比较低,至少比上次住的“英皇娱乐酒店”要差了不少(作为对比,把这两次的房间照片放在一起),满满的“如家酒店”的既视感,对于老夫这种睾跪的人群实在是有点 low。卫生间也小了很多,最关键的是没有浴缸,老夫特码怎么享受“睾跪”的生活?

休息片刻后澳门的同事过来了(连同新加坡过来的同事),晚上我们在兰桂坊三楼的“兰桂轩”吃饭。我们这次升级主要是由一位澳门的女 Project Manager 来组织(我们私底下叫他“边卡姐姐”),点单的时候她说要尽量点一些贵的,不然预算用不完,但也不能太夸张。

老夫似乎忘记说了,在来之前 BOSS 找我们开会说最近公司的报销政策改了,这次出差的费用都是澳门的同事找客户报销,由于这个那个等等一堆原因这次必须要有票才能报销(没花完的 Per Diem 并不能作为补助发给员工),所以要我们尽量吃好点。我们每人每天吃饭的预算是 75 美刀,换算成澳门币大概 600 元左右(500 多软妹币)。虽然可以在客户那吃免费或者很便宜的餐食,但如果不把每天的 75 刀花掉会很亏,因此这次来澳门除了工作以外,我们的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胡吃海塞”。

不过要在澳门每天吃 600 块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澳门的消费水平超级高。路边摊卖的矿泉水都是 8 元起,在这种酒店里吃饭一份“紫菜蛋花汤”都要 70 多元,看来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想吃啥就吃啥。而且,广东菜对于老夫这种湖南人来说自然是觉得不好吃(好在老夫早就已经习惯了各地的饮食),虽然菜式各种各样,但吃起来我都觉得没有什么味道。我们 7 个人晚餐一共花了将近 2000 元,人均 300 不到,今天的预算还剩很多,于是同事们就疯狂地去买水果。

虽然这个酒店的住宿和餐饮条件一般,但是老夫相当喜欢侧门口摆放的这两头琉璃做的麒麟(两头麒麟分别是晚上和白天拍的,所以颜色和光线看起来不同),老夫实在是太喜欢了,所以可以拍下来做 WhatsApp 的头像。要是我有钱一定要在家里摆一个。

晚上和同事在酒店附近逛了逛,没到多晚就回去休息了。毕竟我们是在工作的不是来玩的,第二天我们还有工作安排。说到工作安排,这次又是相当坑爹。居然给我拍了三个夜班(23 点~第二天 8 点),其他同事中,有一位开发的同事第一天和我一样是夜班,接下来是两天白班,而另外两位测试同事是四天白班。虽然 Project Manager 良心发现给我最后一天安排了休息,可是实际情况是老夫一天也没有休息(接下来会提到)。不过也还好,经过上一次的熬夜值班的经历后,我发现我还是可以熬夜的,身体上并没有任何不适。

第二天一大早 Q 同事就去值班了,另一位测试的 QLL 同事要下午上班,所以她可以和我们出去逛。我觉得来澳门还是要去逛一下大三巴的,所以我们就往大三巴牌坊那个方向走。话说 9 月份的游客比我上次暑假来要少了不少,但还是相当多,毕竟天气也没那么热了。在路上我们每个人被忽悠买了一个“冰激淋汽水”,也就是把哈根达斯的冰激淋球放在汽水里,价格超级贵(每份 50 元),味道是难喝得要死,把冰激凌和汽水混在一起,相信乃没喝就能想象是啥味道了,奇葩得一比,亏他们想得出来。

到达大三巴的时候发现一堆人,怎么拍后面都是一大堆人,算啦就这样吧。

右边这张用女同事的 iPhone 6 拍的照片……看起来并不太好,吓得老夫赶紧用奶机自拍了一张(话说这位同事跑过来干啥,老夫明明是在自拍呀)。

逛完大三巴后我们决定走回葡京酒店大吃一顿(上图右),这个老葡京酒店里面装修得是金碧辉煌,看起来就很贵。

我们准备去一家自助餐厅,走到门口发现人均 400 元,吓得赶紧跑出了酒店。我们三个人来到小巷子里一家小饭馆点了五个菜(话说这里的凉瓜是指苦瓜,坑死老夫了,苦瓜是老夫不吃的三种菜之一),一共花费 380 元,还是比那个自助餐厅要便宜不少。

吃完午饭后我们就回酒店休息了,因为 QLL 下午要去值班,而我和 T 同事是夜班,所以也需要歇菜补充能量。没睡多久,同事发来消息说 service team 有一些小问题想要问我一下,于是我就下楼去了他们的会议室。会议室里有不少人,有几个客户 IT 部门的员工,剩下的就是我司的同事了。发现他们 service team 在做数据迁移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小问题,但他们都修复好了,现在系统准备上线运行。老夫看了一会好像没啥事,到了 Q 同事下班的时间,除了值班的女同事外我们三人就跑出去吃饭了。

我们再次来到了葡京酒店,因为我们要“弥补”中午没能吃上大餐的遗憾。当然那个自助餐厅价格太离谱了,所以就去一个可以点菜的餐厅吧。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晚餐,左图里全是一些不明物体,右图里则是各国风味的炒饭。左边那两份包在疑似面包里的汤其实喝起来味道比必胜客的“酥皮奶油蛤蜊汤”要差不少,炒饭的味道嘛,你懂得,不过无所谓,吃得开心就好,这顿饭消费 850 元,人均 200 多,貌似不是太离谱(在澳门的餐厅吃饭都要加 10% 的服务费,路边的小馆不用)。

在我们吃到一半时,service team 的人紧急召唤我去现场,因为有一个 critical issue,影响用户正常使用,需要马上解决。当然由于我目前并不在工作时间,所以他们说得很委婉。另一个同事说不用着急去,我倒是觉得虽然不在我的工作时间,但需要我们的时候还是应该尽量去解决问题,毕竟是我们组的产品,也算是对产品负责。不过由于这次这个是一个小客户,而且对业务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大,所以我并没有着急忙慌地赶回去,还是稍微加快了点速度把饭吃完了才回去。我觉得这有点像玩炉石传说,他们使用效果把老夫这张随从牌从牌库直接置入战场。

回到客户现场后发现确实影响到正常操作,不过这并不像是我们产品的 bug,因为如果有这么严重的问题我们早发现了。由于老夫把代码带过来了,所以找问题还是方便不少,直接在代码里搜就能找到相关逻辑。老夫很快发现这是 data migration 的问题,某些记录缺少 detail 记录,导致某些客户端上报错,大约有 10 台客户端受影响。

修复方案说起来很简单,把这些 detail 在数据库里的相关明细表添加上就行了。不过由于我们这两个版本的数据结构变化极其大,要做不少转换才能得到新表的数据,所以正在围观我修复的另一个产品的 T 同事说可以写一个 SQL Script。我说这个逻辑一看就很复杂,Script 不是那么容易写,还不如我自己模拟把这些数据手工算出来 insert 过去。我说你不信我们来试试,我来手工算这十个客户端的记录(明细表有几十条),你来写个 Script,看看谁快(这位同事不是我们组的,所以他写 script 只是好玩而已,因为此时他并没有什么事做)。

我借助纸笔把缺少的数据补充上了,大概花了二十分钟,看了一眼在写 Script 的同事,第一步都没写完。过了一会 IT 的人来说从客户端那边得知问题已经解决,而我准备嘲笑一下在写 Script 的同事,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

过了一会澳门这边换班的同事来了,Project Manager 就是上次和我一样是晚班的那个人,Trainer 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其实也不年轻了,比老夫大,据八卦的同事称准备今年年底结婚),还有一个就是公司前几个月新来的一位年轻的 System Engineer 小美眉(就是上篇文章提过的是我喜欢的类型)。零星看了几个小问题后,就没有什么事了。到了凌晨三点多也就是系统换班结算的时间,我们到楼下的现场环境看了看用户操作,没有什么问题。过了一会澳门的同事说乃下午就来了,先上去休息吧,有问题再叫你。于是老夫就跑到楼上准备睡觉,结果又被叫下去了,这次的问题是系统的刷卡功能用不了,但是输入用户 id 又能工作,很诡异。看了一下 log 发现调用一个第三方系统的方法频繁超时,原因未知,但是有 workaround,于是我就上去睡觉了,准备第二天再看。

第二天白天老夫又去现场看了看 log(老夫是夜班,但是白天也在工作,真特么敬业),此时用户说只是偶尔不能刷卡,而且偶尔输入 id 也不能工作。这样看来问题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和那个系统通讯的问题。凭借多年使用 Windows 的“经验”,我要客户把电脑重启,再看看还有没有这个问题,客户说只能在业务不繁忙的时候重启,再有消息通知我。这样看来我们就可以“放心”地出去溜达并吃午饭了。

由于 Q 要值白班,QLL 是下午的班但是她有一点事,于是我就和 T 准备去一个“奢侈”一下,顺便把别人的预算也吃了(^_^)。这天天气还是不错的,比较适合闲逛。一路上 T 都在尝试给我“灌输”工作要按“流程”的思想,比如客户有问题应该要先走一堆流程最后才能找我们。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我们过来客户现场就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虽然他的做法也并无不妥,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参与的产品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即使出了问题也能很快解决,当然前提是不与公司的规定冲突(比如不能在客户现场直接修改或者部署未经公司完整流程的代码)。最终 T 同事说不过我“被迫”接纳了我的思想。其实在前两天 T 和 QLL 两位同事还想着可以从吃饭的预算中省下一部分钱,后他们来经过我的“谆谆教导”后决定不省钱了开始胡吃海塞。前一天晚上和 QLL 带饭的时候问她想吃啥,她说要吃贵的,而且还宣称跟老夫学的,特么和我有啥关系。

我们决定去永利“用膳”。永利酒店的装修是典型的欧式风格,老夫还是很喜欢的。平衡感堪忧的同事拍出来的照片都是斜的,没办法只好老夫自己来旋转一下啦(懒得在手机上操作直接用 Power Point 处理下好了)。

接下来我们就在永利里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饭。我们进的貌似是一家咖啡厅,所以店员还询问了我们喜欢吃什么菜系并且推销其他的餐厅,最终决定就在这里用餐。

上面左图里的是叉烧包和蟹黄烧卖(话说这么小真的是烧卖?),以及国外口味的面包(味道还是不错的),我喝的是蜜桃奶茶,同事很喜欢吃叉烧包,所以接下来几天每天都吃了这个。右图的两个不明物体分别是海鲜泡饭和烧三文鱼,这个三文鱼非常不合我们的口味,但由于价格太贵(200 元)所以还是全吃掉了。在值班的同事发消息说他中午吃的是楼下 35 元的盖饭,本来想拍张照片发给他,但此时服务员拿来账单时我发现我们两个人吃了 680 元,所以还是不发给他好啦。

吃完饭后回到兰桂坊酒店,在旁边近海的疑似观音像的地方逛了一会(照片就不发了),接着回到酒店休息去了。其实我并没有怎么睡觉(身体实在不太适应白天睡觉),所以基本上都是在玩平板和手机,或是和好友聊天。快到吃完饭的时候,我到现场去看了看,同事说客户并没有报告什么问题,接着我们就出去吃饭了。我们决定去氹仔岛上的大赌场吃饭并顺便逛一逛,这边的 Star Wars 有去银河 Galaxy 酒店的免费车,在车上我和同事清炉石的任务。

银河酒店貌似是澳门最大的酒店了(上图右),在晚上是灯火通明。不过老夫还是更喜欢左边这个 Star Wars 的灯光效果。由于路痴同事在带路,我们成功地走进了一家根本无法抵达对面的停车场,这就意味着我们又要绕道回去。不过拍下照片还是不错的,这下子可以看到银河的整个正面了。

我们决定去旁边的威尼斯人吃自助。虽然中午花的钱有点多,但是由于只是我们两个人,所以晚上预算还是够的。这家自助餐价格不算太夸张,三个人一共 980 元左右。这家自助餐很合我的胃口,里面有很多生鱼片以及螃蟹腿,还有一个很好吃的法式蒸蛋(下图中螃蟹腿下面的那个,我们每人都吃了两份),老夫一个人在这里吃了三盆螃蟹腿后觉得很满意。这里的螃蟹腿很新鲜,并且非常大,蟹腿里的肉比老夫的拇指还要粗。

酒足饭饱之后就可以开始闲逛了(特么老夫貌似晚上 11 点还要值班),我还是很喜欢欧式建筑,尤其是屋顶的画(虽然我不太喜欢画的内容,但是这个颜色看起来很舒服)。

接着就来到了老夫最喜欢拍的巴黎人前的塔这个地方了。上次是白天来的,晚上的巴黎人铁塔看起来更绚丽哦。这里先随便拍两张,因为我们最后一天晚上还会过来。同事貌似又给老夫拍歪了,不过由于我自己也拍歪了,所以就懒得去旋转啦。

巴黎人酒店前正好有公交车,我们乘坐公交车返回酒店后,同事们都上去睡觉了,而老夫……特么还要去值班。今晚值班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老夫一直在玩手机。到凌晨三点的时候,我连同澳门的两个同事按照“惯例”去楼下餐厅吃夜宵,前一天我晚上点了云吞,而这一晚我啥也不想吃,就点了一杯鸳鸯,喝起来和咖啡一样,赶紧多放两包糖。撑到四点的时候同事要我上去睡觉,老夫回去倒头就睡一直到十点,然后就睡不着了。

到吃午饭的时候和值班的几位同事去旁边的餐厅吃饭,这叫餐厅叫做“新口岸葡式餐厅”,里面全是葡萄牙口味的菜系。味道难吃得一比,什么非洲辣鸡——一点辣味也没有。由于不是很睾跪的餐厅,所以不放照片了。

吃完饭过后我准备睡午觉,结果被叫到下面去看问题。话说真特么坑爹,老夫值班的时候一个问题也没有,等老夫休息的时候问题就全出来了,没办法下去看看吧。这次这个问题我一下就发现某个表中相同类型的数据有两条(这个在系统里是不允许的),导致某些情况下 mapping 不上,这一看就是 data migration 的问题。话说我们做的 migration 包包不应该有这么多问题,所以老板一直怀疑是 service team 私自把我们的包修改了或是给客户跑了一些其他的 script 导致的。回想起前几天 service team “独自”解决的问题好像和这个有关,当时也是一些东西 mapping 不上,看来 root cause 是一样的了。老夫也不便去指责 service team 擅自修改我们 release 出去的东西,所以也仅仅是告诉他们原因和解决方案。

在这里我发现 service team 非常注重“面子”,有什么问题都是尝试自己去解决,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找我们,这样子他们每天提交的 report 里才好看。不过我们 engineering team 完全不会理会这个解决问题的 report,所以我就随他们高兴好了,还是尽量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吧,这样人家也好交差。

晚上我们决定去美高梅吃一顿豪华自助餐。老夫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去美高梅,这次可以逛一逛了(其他同事都去美高梅出差很多次了,老夫还没有过)。进入美高梅最吸引眼球的就是下面这个巨型鱼缸,这个巨型鱼缸在一个“童话世界”里,非常漂亮,比美国美高梅的那个鱼缸显然要大好几倍。

这个鱼缸实在是太大了,里面貌似养了很多热带鱼。老夫站在跟前只能是相形见绌。

美高梅的标志就是随处可见的狮子雕塑。老夫比较喜欢下面这个彩色的狮子。

这个“童话城堡”旁边有一家自助餐,走进一看每人 400 多元,而且还要预约。美团上团购的话如果提前预约只需要 300 元左右,价格差得还是有些多,所以我们还是不吃自助好了,去旁边一家看起来不那么贵的餐厅。

餐厅里的菜式就不说了,我发现这里有葡萄酒,一瓶要 380~880 元,而一杯是 80 元,于是果断点了三杯白葡萄酒。目测澳门的同事看到我们要报销的单子后会把我们喷死,特么你们吃得多就算了,还特么在喝酒,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吃完饭后老夫又要苦逼的值晚班了,不过这是我最后一天班,再坚持一下就没事啦(后来发现老夫真是图样图森破)。在我值班的时候又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半夜我们又去楼下的餐厅吃夜宵,这次我果断点了一杯柠檬茶(还挺好喝的),然后一边玩手机一边“听”他们聊天(广东话老夫完全听不懂)。System Engineer 小美眉就坐在我对面,所以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由于是最后一天班,我决定坚持到最后,就拿出同事带来的电脑在那看 youtube 里的初音未来的视频,不知不觉就到五点多了。此时客户说乃们先回去吧,目前没啥问题。我回到房间后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中午和同事们去酒店里的一家日本料理吃了午餐(貌似和味千拉面的味道差不多)。由于我的值班已经结束,而其他同事白天还要值班,于是我决定摆脱啰嗦的同事赶紧自己出去溜达。

旁边有一座“松山”,我决定爬上去看看。可是绕路了很远才能上去,在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原来在距离酒店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电梯可以直接坐到山顶上去,看来澳门人真的是很懒。山顶有一个大环道,有很多跑步的人,此处可以俯瞰澳门城区,也可以看到大海。可是当天貌似有比较严重的雾霾(应该是雾霾吧),所以老夫就不发照片了。

回酒店后被叫住看问题,特么老夫真是醉了,值班的时候一个问题也没有,不归我管的时候问题都来了,没办法给他们看看吧。这次这个问题和第一天看到的刷卡问题是一样的,都是连第三方系统很慢,但是连另一个第三方系统又很快(它们都在同一个网段里)。这样刷卡的问题可以暂时先给客户一个 workaround,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需要更多时间,在这里肯定是没时间了(因为公司制定的这个客户的支持计划到这天下午结束),所以我就把现象和日志文件记录了回到北京后和其他同事一块分析。

交差后意味着我们四个人此次来澳门的客户支持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要乘坐第二天中午的飞机返回了。在此之前的这个晚上,还可以在澳门好好逛逛。我们决定再次去氹仔岛,顺便逛逛商场(毕竟女同事还是想要买包包和鞋子,我们男同事对于买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兴趣)。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们总算在金沙城中心找到一家看似还可以的餐厅。4 个人一共恰好花费 800 元,比前几天的餐饮省多了,而且虽然照片里饭菜看上去不怎么样,但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所以还是不能“以貌取食”。

既然上次已经点了葡萄酒,这次不点白不点,被喷一次和被喷两次区别不大(^_^)。中间那张照片的炸鱿鱼老夫很喜欢吃,貌似是老夫有印象以来吃到过的最好吃的鱿鱼。

吃完饭后我们逛了一下商场,老夫在玩具店里买了下面这两个玩偶,这样子加上原来在广州动物园买的那只豹子(老夫取名为“露露”),就一共有三个“私生子”了(某人说的)。这两个玩偶名字分别是“西西”和“米米”(米米是那只大个的外星人,西西是那只单眼外星人),把他们的名字连起来乃就知道是啥意思了。

接下来就可以好好地在老夫喜欢的“铁塔”前面拍照了。乃可能会说,为啥乃都是放自己拍的照片,同事拍的呢?另外三个同事的手机分别是 iPhone 7 Plus、iPhone 6 以及华为某机型,华为的可以直接忽略,iPhone 6 的照片上面乃也看到了,貌似不是很好。那么 iPhone 7 Plus 应该还不错呀?可是在夜景下,苹果和谷歌家的貌似没有啥可比性,见下图(同事给我的在塔底拍的照片找不到了,不过效果也和左边那张差不多)。

老夫就可以在塔底下拍照(有些人会说我为啥老喜欢这样子拍照,因为这样子【显得】我比较高大 ^_^ 不这样子拍,即使是身高 2 米的人都会显得很渺小)。

同事说在威尼斯人的顶楼有仿制的天空,老夫一听这不和拉斯维加斯的那个一样嘛,不过还是要去看看。去了之后,发现相比于拉斯维加斯那个圆顶的天空,这里的还是显得有点假。唉,照片好像有点太多了,所以老夫就偷懒直接从相册里截图吧。

逛完后发现还有公交车(澳门的公交车好像都是到凌晨 12 点),回到酒店后洗完澡已经是 1 点了。我们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在楼下吃了早饭后前往机场返回,顺利地结束了本次行程。

回来之后“露露”、“米米”和“西西”就能“团聚”啦。

回来后歇了一天(顺便把头发剪了),上班后老板说辛苦了,要我调休几天。那么老夫当然是要把调休假连到国庆,这样子的话国庆一共可以休 10 天,正好可以回家去(貌似只有高铁票了,玛德贵死了)。

生活小记(136)——又出差去澳门”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