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也要写一些怀旧的文章(3)——游戏(上)

最近在业余时间大多都沉迷于游戏,因为游戏实在是太多了。上月买的 PS4 上的游戏还有一大堆正在玩(例如女神异闻录 5),后来又从某人那里敲诈了一台 Switch 连同游戏(例如塞尔达和马里奥奥德赛),加之还在修炼 Vita 上的 XONIC,因此并没有什么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

眼看着 2018 年的 1 月也到了最后一天了,再这样下去这个月的博客就会出现一篇博文也没写的“惨状”,所以赶紧来更新一篇。最近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多到足够写一篇“生活小记”,于是想到这个“怀旧”系列也烂尾 N 久了,而自己最近又在疯狂玩游戏,那就来更新一下这个系列好啦。由于经历“漫长”,所以“游戏篇”分为两篇(实际上是想赶紧弄完然后继续玩游戏 ^_^)。

 

要说入了游戏的坑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五年级。当时父母为了让我趁早学会打字,买来了一台“学习机”。这个东西大伙都知道,学习是幌子,基本上都被用来玩 FC 和 NES 的游戏(当然是盗版的)。不过呢,老夫当时确实还是用它来学习了一下,至少会打出汉字了。在暑假的时候决定学习五笔字型输入法,可是两个键位的口诀还没背完,就放弃了。学习机自带的“学习卡”上的软件我每一个都用了很久,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类似于记事本的小程序(不能存盘,就连同其他卡带一样),在光标处有一支羽毛笔,随着你的输入它会模拟写字的动画,换行后会跑到右下角的墨水瓶里蘸墨水,至今我都很喜欢这个设计。

没过多久,学习机总算是被我用来“干正事”了,那就是玩游戏。记得当时去电子城买卡带大多都是 5 元一盘,老爸也带我去买过好多次。每买到新游戏,我和我老弟(表弟)就会立即投入很多时间彻底“研究”这个游戏。我俩喜欢一起玩的游戏有诸如魂斗罗、雪人兄弟、忍者神龟、双截龙、洛克人等大伙都耳熟能详的游戏,每个游戏都被我们通关无数次了(除了某一代的忍者神龟没有通,因为实在是太变态了)。周末的时候,同学偶尔会跑到我家来和我一起玩游戏。

在游玩这些游戏中,我与我身边的同龄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我特别喜欢玩“高桥名人的冒险岛”。冒险岛系列每一作我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玩,甚至是每个隐藏的蛋都记得很清楚。要说为什么其他同龄人没有这么喜欢玩,是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太难了。后来我发现我很擅长于玩这种横版 2D 的过关游戏,而且不论挂掉多少次,我都愿意重头开始挑战(以前的游戏机不像现在这样有存档,把命消耗完后就得从最初开始了)。

在小学时妈妈所在的国企改制,而她也顺势下岗了,从此走上了做生意的道路。其实我一直认为这对于她(包括对于我小时候的家计)算是一件好事,在做生意的过程中会有各种坎坷的经历,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我觉得人生还是不能太平淡。妈妈做生意后,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游戏厅,不过并没有经营太长时间。游戏厅属于中国法律法规里的灰色地带,也就是可以说你合法也可以说你不合法,你要打理各种关系。我经常听父母提到的就是文化局、消防局、派出所等各种利益相关的部门。按照中国的法律,经过文化局批准的娱乐场所是可以经营的,但是至于什么样的可以被批准,你如果不去打理打理,是永远不知道的。消防方面的要求则是更加“不可捉摸”,今天检查的时候可以没有问题,下次检查又不一定了,至于怎么做你懂的。所以要不是有做生意的各种经历,可能永远不知道这里面有多么恶心。

貌似有点扯远了,回到正题上。由于家里经营了游戏厅,所以我和我弟有时候也会跑过去。当然我过去的目的并不是玩游戏,主要是找父母。不过既然来了,玩一下还是可以的。我并不需要为“续命”发愁,因为我可以投入不计其数的币去玩。但我好像并不需要这么做,我比较喜欢玩的“天安神童”(正式名字好像是叫 Hard Head)、洛克人、雪人兄弟等,基本上可以一命通关。

我们家对于我玩游戏一直是不管的状态,随便我怎么玩(而且,作业基本上都是同班的女同学帮我写的),主要还是因为成绩很好(乃要管我,先找一个成天学习并且成绩比我更好的再说呀~)。六年级的时候参加全国竞赛还拿下了全国一等奖,当时连班主任都难以置信 (^o^)。

 

进入初中后,在 2003 年,父母商量给我买一台电脑。当时爸爸带我去电脑城选配电脑,我俩啥也不懂,就听店员瞎忽悠随便买了一台,我清晰地记得是花了 4500 元(这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因为我家的房子当时是花三万多元就能买到的,所以我妈一直跟我说你爸在你身上是很舍得花钱的)。买来电脑后,我并没有掉入 PC 游戏的坑,反而是入了一个更大的坑——编程序,这也直接导致了我现在成为了码农。

在 PC 上我唯一玩的一款游戏就是“游戏王”。在高一的时候我通过不断和电脑对战拿到了游戏里所有的卡,当时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于是就想找个人来虐。班里有个和我关系很好的同学也玩这个(这位同学就是我以前博文里提到的我第一称职的“保姆”),就和他约定放学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用电脑来联机对战一把。这个游戏只能局域网对战,我们尝试了 N 多对战平台折腾了 N 久后总算可以玩了。游戏的结果是我惨败而归,至此我明白了,在游戏界,你在你的小圈子里可以横扫千军,但是在世界范围内看,比你厉害的可能多的是,顶尖高手的水平足以让你怀疑人生。

高中时,不少同学都会购买电子词典用于查英语单词,但是对于我们这种游戏党来说放在别人桌上的电子词典就是我们玩游戏的工具。在当时的文曲星上有一款很受欢迎的游戏叫做“英雄坛说”,不少同学非常喜欢玩这个游戏,甚至上课的时候还在玩。高一时有位和我关系很好的同学上历史课在玩这个游戏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把文曲星没收后,这位同学又去办公室把它偷了回来,这件事让我乐了很久。

我发现这个型号的文曲星里内置了 GVBASIC,除了常用的命令外,还提供了一些简单的图形命令:LINE、BOX、CIRCLE,用于画简单的图形。由于老夫早已入了编程的坑,当时就凭借这几个简单的图形命令再加上一个 FOR 的死循环实现了一个“风靡全班”的游戏。这个游戏山寨了“是男人就下一百层”,玩家控制小人左右移动跳跃到下方的平台,而画面则会不断向上卷动,当乃卷出屏幕或是跳到了“死亡平台”(当时我是用白色的空心矩形代替)就挂掉了。游戏会以较低的概率在某些平台上出现一个方框,捡到后会增加一条生命(当然老夫也会在“死亡平台”上放置这个去害你),随着游戏的进行你的得分就会一直增加,并在特定的时候提高画面卷动的速度以增加难度。

后来,我发现好多人都抢着玩这个游戏,我就在游戏里增加了排行榜功能,导致这些文曲星的主人老是像我抱怨:你搞了那个游戏后,文曲星就很少出现在自己手上了!而且左右方向键都被按得不灵敏了!

当时有少数非常“厉害”的玩家还向我提了一些建议,比如游戏速度提高很多后,左右移动的速度太慢,导致很容易死掉。于是我就加入了 A、D 两个按键也进行左右移动,但移动速度增加一倍。后来又有一个“玩家”向我展示游戏的出错的 OVERFLOW ERROR 的画面,原因是画面移动快得很夸张时,绘制的坐标超出的屏幕的边界(而且我在某个地方没有进行边界检查)。这个错误只有在速度非常快,每一次循环要移动 N 个像素点时才会出现,可见这位“玩家”的 BT 程度。

我最初做这个游戏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拿来当写程序的练习,但是受到这么多人欢迎是我没有想到的(就像最近的养青蛙的游戏,火爆程度早已超过制作商的想象)。更令我欣慰的是大伙玩了这么久才发现这么一个 bug,看来老夫写的代码质量很高嘛 (^_^)。

 

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和某同学跑到电玩城去玩,从此掉入了音乐游戏的坑,上大学之后又掉入了家用机游戏的坑。这些内容,就放在此系列的下一篇来写吧。(yes!赶紧打开 PS4 继续玩女神异闻录。)

偶尔也要写一些怀旧的文章(3)——游戏(上)”的一个响应

  1. 刀老师总是在言语间吹嘘和女生的各种暧昧关系,然而年近30的他还在撸管

    1. 老夫的同学们从来不认为我是学霸,因为老夫根本不会像学霸那样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
      只是善于应试教育的考试罢了。

      1. 每年高考结束高考状元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会说自己 “根本不会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放学以后有很多业余爱好,比如打篮球、弹钢琴,参加自己的乐队,多才多艺等等”

      2. 首先我不是什么高考状元,其次我明明说的是“【同学们】从来不认为我是”。
        不知道你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是想说明什么。

      3. 善于应付考试也是需要天赋的啊,真要是给学霸分个类,善于应付考试的我觉得是可以纳入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