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之旅

原计划“泰国之旅”相关的行程作为下一篇“生活小记”里的一段来记述的,后来想了一下还是单独作为一篇博文来发表吧。本次旅程为了贪图方便直接报了一个旅游团,所以行程都是旅游团安排的,并没有太多值得记述的地方。不过我觉得作为 2019 年开年第一旅,稍微增加点篇幅还是必要的。

我们是 2018 年的最后一天 12 月 31 日晚上出发,到 2019 年1 月 6 日返回。行程是出行前一周左右决定的,可以算得上是“说走就走”。起因是老夫的某位同学被公司的女同事嘲笑不可能会出去旅游,此位同学为了展现“男子气概”立即决定拉上老夫陪他出去玩。老夫立即就答应了,与其在上海冻得瑟瑟发抖,不如趁这个机会直接跑到温暖的地方去避寒,于是老夫提议去泰国,同学便立即在网上找了一家旅行社下了订单。

去程航班的时间很坑爹,是晚上 11 点 50 出发,凌晨 3 点多到达曼谷(北京时间是 4 点多),紧接着白天就要开始行程。由于同学选了个便宜的团,便只好如此了。大约 9 点我们到达浦东机场与领队汇合,同行的有 20 多个人,其中有一批貌似是一个公司出去旅游的,还有不少老年人。我早就和同学说这种热门的东南亚目的地肯定会有一堆老人,事实证明果然如此。由于互相不认识,我们便没有和其他人做过多的交流,办好各种手续后就踏上了飞机。在飞机上各种睡不好,到达曼谷之后相当困,还得等待办理入境手续。折腾了老半天后总算踏上了当地的旅游大巴,把我们送至酒店时已经 6 点了,而 10 点就要出发进行一天的行程,所以老夫们要趁着这个时间间隔赶紧补觉。

到早上出发时总算睡得差不多了,上了旅游大巴后由当地的一位泰国导游在这几天负责给我们讲解。这位导游虽然是泰国人,但她是在中国念的书,普通话说得相当好,如果在中国你根本不会想到她是位外国人。导游非常有热情,仔细给我们讲解泰国当地的一些风俗、文化,并且介绍我们今天即将去的“大皇宫”这个地方。

至此我也基本上能猜出个大概,导游如此热情肯定是希望后续我们在后续的各种购物场所里能够尽量消费,这样她就能够赚取更多的提成。虽然在此次行程中她反复强调自己拿的只是工资而不是提成,并且宣称在泰国 5% 以上的提成是商业贿赂,是犯罪行为,我们这个团达到了目标人均消费额后,她拿到的仅仅是基本工资。但是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相信消费额与她的报酬仅仅是“基本工资”这个关系,虽然我不觉得她在说谎,但是有些事情换种说法就完全不一样。

例如作为一个码农,我可以对外宣称我每个月拿到的都是固定工资,如果工作做得好的话,就会在年底拿到更多奖金,比如一般绩效是 10 万,绩效好的话是 20 万。但是众所周知,这完全只是次要的东西,工作表现直接影响到晋升、股票、职位等诸多方面,而后者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更重要的,并不仅仅是账面上的奖金。所以泰国的导游大体上也应该是类似,虽然不是直接从商场拿提成,但是必然有其他一些规避法律的手段,例如公司发的奖金,这样就规避直接拿提成。

所以,对于精明的中国人来说,看似“坦诚相待”的态度让你从口袋掏钱是不太可能的,估计会相信她拿固定的报酬的人不会有几个吧。不过我并没有在本次旅程预设预算,所以可以算是想花就花吧,只要不是太离谱就行。

回到本次旅途的正题上,提到泰国,大部分人会想到“人妖”,因此这里的人妖表演应该是最热门的项目。不过我最感兴趣的是泰国那些金碧辉煌的寺庙,旅程的第一天就会去最著名的大皇宫,那么后续的旅程对于老夫而言仅仅是随便逛逛就好啦?在车上可以看到曼谷并不比国内发达。第一点就是城市规划比较混乱,房屋和电线看上去并不整齐划一,街道也不是那么整齐。第二点是虽然曼谷很大,但是看起来不是很发达,尤其是相比于上海(就街道和建筑而言,我认为北京的发达程度远远不如上海)。对于第一点导游也有提到,泰国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国家,政府并不能像国内一样对一些土地进行强制征收,人家不愿意搬你就是拆不动。

泰国不发展工业,发达程度远远落后于中国,但是我在这里待了一周的感受是其环境相当好,几乎没有任何空气污染。对于国家来说,发展和环境往往是一个矛盾的选择。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之前北京的某个同事和我说,北京很宜居,因为医疗条件非常好。但是当你去北京的各大医院时,发现非常多的病患(不仅仅是小孩)都会很严重的呼吸道问题,我想在泰国应该很少有人会有这样的问题吧。当然人的寿命不止和环境相关,和气候、人种等都有很大的关系。

在去大皇宫之前,我们来到了被誉为曼谷的“母亲河”的湄南河,在这里我们坐了船,喂了鱼。船家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条兰花做的挂饰,相对的你要给船家少量小费。对于小费这种制度也具有两面性,从好的方面来看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服务质量。国内虽然不实行小费制度,但是近年来也越来越注重服务质量,例如各种电话回访、评分之类的,毕竟对于服务行业来说,服务质量应该是第一位的。

老夫们在曼谷的母亲河——湄南河。泰国是热带气候,所以老夫们已经穿上短袖了,前一天在上海的时候还是穿着羽绒服。

作为游客来说,泰国人的母亲河在我们眼里只是普通的一条河流而已,只有当地人才会对它抱有感情,老夫们只是过客而已。接下来就要前往老夫最向往的大皇宫了,我们下了船后步行去大皇宫。此时我才体会到“游人如织”,人比国内的景点少不到哪去,而且大部分都是中国游客。为此,曼谷的小商贩也大多会说一些比较简单的中文,至少数字是会说的。

到达大皇宫后,游客多得更加离谱。由于是新年第一天,不少本地人也来此拜佛,所以导致整个大皇宫都被围堵得水泄不通。

大皇宫金碧辉煌的寺庙。

寺庙除了大,最吸引眼球的是其富丽堂皇的装饰。老夫很喜欢这种金灿灿的装饰风格,看起来非常华丽。

大皇宫外壁的华丽装饰(左下角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来此拜佛的人基本都是去拜著名得“玉佛”,也就是全身是用碧绿得玉石雕刻,根据不同得季节为佛像穿上宝石镶嵌得金缕衣,由于不允许拍照,老夫便没有拍摄了。

参观完玉佛后费了老大力气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在某个空地休息了一会后到达停在湄南河的一艘游船,我们将在此游船上吃晚餐。顺便一提,由于是便宜的旅游团,所以吃饭都很一般,基本上都是自助式的餐厅,食物比学校食堂好不到哪去。如果是高档的旅游团应该会吃海鲜之类的吧,或者一些比较有特色的泰国菜式,不过我在上海已经吃过好几次泰国餐厅了,感觉不太好吃,所以并没有什么兴趣。

在大巴车上坐在我们后排的是两位上海本地人。他们发现老夫的手机拍照比他们的好以后,在此次旅途中便老是找老夫给他们拍照,我们也逐渐熟悉起来。原来他们是邻居,年纪相差十几岁,但是两人的关系非常好,也经常一块出去玩,经常对喷以及相互打闹。其中一位年纪稍小的也有三十好几岁了,所以他叫我“小谢”,这个称呼让我觉得不太习惯,因为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我妈在外面也经常被人称呼为“小谢”(老夫随母姓),但没有人这样称呼过我。老夫有一位大学同学会称呼我为“老谢”,听起来比较有亲切感(特码那位同学明明比我大),有时候代替公司外出谈业务时会被称呼为“谢总”,某些同学甚至会叫我“鱼老板”,所以第一次听到“小谢”这个称呼,确实不太习惯,我还以为是别人在叫我妈妈呢。

左图:我们此次旅程乘坐的大巴,两位穿蓝色衣服的是司机先生和他的二老婆。
右图:老夫又穿了这件 T 恤,貌似穿了好几年了,老夫很喜欢这件。

泰国实行一夫多妻制,导游介绍说此次旅行司机带了他的二老婆,车上的小孩是他们的儿子,因为这几天学校不上课。可以看出我们坐的车比较高级,因为泰国的旅游业几乎都被皇室垄断,车辆也是属于皇家的,每趟旅程游客都要给司机小费,作为他的收入,而司机和他随行的老婆也是住在车上。由此可见泰国的剥削现象也是很严重的,大部分收入其实都流向了皇室。但是可以让他们吃饱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其他的国家也并没有什么两样。

吃过晚餐后我们前往一个表演秀场,里面有一些人妖表演,虽然说不让拍照,但是老夫还是偷偷拍了两张。导游说曼谷的人妖表演很一般,在芭提雅(我们之后的行程)会有更好的(尺度更大的),所以我们随便看看就好。在看人妖表演之前,我们在附近一家按摩馆做了按摩,按摩师都会说一些简单的中文,例如“轻点”、“重一点”之类的。按摩大概有一个小时,同行的人都说非常有用,不过对于老夫这种颈椎和腰椎没有毛病的人来说,完全没有感觉,我只觉得很痒。

坐在车上后头时发现后座都被染成橙色了,回头看到很美的夕阳,于是赶紧用手机拍了几张。虽然肉眼看很漂亮,但是车辆行驶的角度不太好,比不上在敦煌看到的壮观。

晚上回酒店的时候,我们和坐在后排的那俩哥们去附近的 711 买东西。在阿里工作的 JDP 经常会去东南亚出差处理支付宝在东南亚的各种问题,他告诉我说去那边的话用支付宝优惠力度很大。果然我买了折合人民币 100 元左右的东西用支付宝直接减了 50 元(当然只有第一次优惠力度大),叫我“小谢”的那哥们看见后也效仿,可是一毛钱都没有减,令他很郁闷。于是我说没关系啦,过两天去芭提雅的时候请你去酒吧喝一杯弥补弥补。他听到后四处和别人说因为他没减钱我要请他去喝酒的消息,我同学听到后晚上回到酒店后跟我说你完全没必要这样做,毕竟刚认识,这边的酒又很贵,而且你也不清楚他的为人。言外之意其实是他不太喜欢那种人,这我也可以理解,毕竟在上海还是有一些市侩味很浓的斤斤计较的上海人。

我虽然理解同学的想法,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请他喝一杯没有问题。与一些生意人可能不同,我在与人打交道的过程中讲究坦诚相待,除非是我认为这个人不值得交往就不太会搭理他,但是在没有深入了解得出结论之前,我还是愿意真诚对待别人,况且出来旅游只要觉得开心就好。这哥们不太招我同学喜欢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说话也非常直接。但我觉得我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具有不同的社会背景,偶尔会有一些小矛盾或分歧,还是应该相互包容才是,不要在意一些小地方,即使观点和性格与自己不一样。所以老夫的好朋友们几乎没有见过老夫生气的时候(最近一次有点生气貌似是在三四年前?),毕竟在北方混了那么久,性格上多多少少还是被同化了吧。

昨天看到网上一篇帖子,是一位女士抱怨自己的老公开车上下班时老是“义务”搭载公司另一位男同事上下班。老夫看到帖子后想到,咦,这种事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_^ 。老夫在北京时经常有同事绕道到我这来载我上下班,如果每个人都这么计较的话,大概他们家也会有意见吧?

下一天旅程总算进入了正题,那就是去购物场所。上午我们去了珠宝中心,导游在车上花了好长时间给我们介绍了各种宝石。我一想妈妈好像都是佩戴黄金的首饰,非黄金的貌似就是我上次买的珍珠项链了,于是决定在此处购买一颗宝石给妈妈。由于不太确定老妈是否喜欢这种东西,所以随意挑选了一对耳坠,后来其他人过来围观后说他们觉得另一种(稍微贵点)的更好,老夫便听从了他们的意见买了一对黄宝石的耳坠。价格我觉得很便宜(大约 1600 元人民币),带回去给老妈试试吧。团里的其他人也有不少购买了一些首饰,显而易见全部都是女性购买。话说泰国的购物场所装修都相当奢华,里面也是游人如织,看来泰国的策略是以低价甚至赔本吸引游客来泰国玩,然后在购物场所再赚取比较可观的利润。不过中国人的消费水平还算比较强,再加上人口基数大,泰国人还是赚了非常多的钱的。

之前在车上听导游讲故事说之前有一位游客觉得有一座木雕的大象工艺品很漂亮,但是觉得太贵最终没有买。当然故事的主题并不是说这件工艺品,但是老夫听了之后尤其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最终找到了这个木雕的大象。老夫看了之后相当喜欢,于是直接无视价格购直接提回家。买回去之后看了很久,真的是相当喜欢。老夫很少见到一眼就喜欢的工艺品,而且这件做工相当精美,我觉得相比于购买珠宝,这个东西的品味高多了。

老夫尤其喜欢的大象工艺品(约人民币 600 元)。

曼谷到芭提雅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导游一路上还在津津有味地介绍泰国的各种风土人情。到达芭提雅后去了某个看上去是宰游客的地方吃晚餐,我们随之在附近逛了一下。晚上吃饭的时候坐在后排的年纪稍大的上海人请我们同桌的人喝酒,看来这位哥们的性格也和我差不多,一高兴就请了。不过泰国的酒是很贵的,一瓶啤酒就折合人民币大约 30 元。

上图:芭提雅的不知道哪的看上去坑游客的场所。

芭提雅是泰国的色情之都,所以最著名的就是人妖表演和各种口味的大保健。晚上我们去看了一场比较著名的色情表演(这个是要额外付费的,不包括在团费里),老夫看了之后觉得尺度一般般嘛,毕竟老夫还是去过世界上另外两个著名的地方:拉斯维加斯和澳门,那边的尺度嘛,感兴趣的请自行前往观看吧。

1 月 3 号到了出海的日子,我们乘坐快艇去往芭提雅旁边的某几个我已经忘了叫啥名字的岛屿。岛上有一些自费项目可以玩,老夫选择了滑翔伞和潜水。滑翔伞是一个快艇拉着你好像放风筝一样在空中飞翔,老夫这种对蹦极、过山车等刺激项目基本免疫的人来说完全没啥感觉,不过在空中能欣赏到芭提雅和海洋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潜水则是每个人带一个充氧气的头盔潜入水下看海底的珊瑚和小鱼,由于此处水深不深所以也没看到啥东西。不过对于老夫这种之前没有潜过水的人来说还是很值得的,老夫第一次摸到活的珊瑚虫和海胆,原来是这种触感(虽然在此强调有点蠢,但是为了防止有人不知道老夫说一下,珊瑚虫是腔肠动物,我们一般看到的珊瑚礁是挂掉的珊瑚虫的骨骼堆积而成的)。泰国人还算是很会做生意的,潜水时拍照是要收费的,而且并不便宜(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还好)。

老夫看起来好瘦呀,急需增肥。

我们这个团里还是有很多人玩这个项目,包括一对年纪比较大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这两位身体相当好,他们是在杭州,发现上海这边成团便宜特地从杭州赶来上海出发的。之前那群看似是公司旅游的一帮子人原来是某个美容院的员工,老板娘和她的父母带着一些员工过来旅游,关于他们的事情后续会提到。

从海底上来后需要乘坐快艇返回岛上,可是对于我们只穿了泳裤的人来说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被风一吹冻得瑟瑟发抖!再加上在水里岸边折腾了一整天,连同老夫在内的好几个人都感冒了。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老夫都有感冒症状,不过好在老夫每次感冒除了流鼻涕倒没有其他症状,三天左右就痊愈了。

之后我们便在海岸边玩了一会,吃过午餐后乘船返回芭提雅的岸上。 团队里的其他人也逐渐加入“要老夫给他们拍照”的行列,擦,你们自己带相机来是干啥的。

上图:“不知名海岸”(抄袭伊苏 8 里的地名)。人还是非常多的,90% 以上都是中国游客。

返回岸上后去了水果园吃水果,老夫非常喜欢吃这里的菠萝蜜,比在国内买的好吃多了,于是几乎吃了一整只。随后进行了一些比较无聊的项目:骑大象、看猴子表演等等,感觉比较无趣,照片省略。

傍晚的时候导游带我们去芭提雅的酒吧一条街,我们主要是随便逛逛看到风景。我觉得泰国的一些路边摊贩不错,坐后排的哥们和我一样也喜欢到处买东西吃,于是我同学就说你俩真合得来,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芭提雅的路边摊,味道还不错,肉串也有辣椒等素材搭配。看上去貌似比国内的路边摊良心,牛肉之类的应该是真的,不过相较而言价格也比较贵,大约折合人民币 10 ~ 20 元一串。

晚上我们去了什么东方公主号看导游所说的“妖后”表演,老夫其实第一天在曼谷的时候已经和人妖合影过了。同行的人之前宣称可以合影但是不能接受摸胸,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他们真到了劲头上比我拍得还凶,我坐下后不久手机就被别人拿走去拍照了。老夫和人妖的合影照片嘛也有,还拍了不少呢。

老夫与她们(还是说他们?)的高清大尺度合照。

这些人妖合影时相当主动,因为每次拍照你都要给小费(大约人民币 5 块钱)。在表演节目时还会拉台下的观众上去(某位观众上去后连衣服裤子都被脱了),有些节目设计得还是相当风趣的。

1 月 4 日我们来到了九世皇庙等地方参观,由于我是无神论者,在部分人去拜佛的时候我和其他不拜的人便在附近闲晃,买了一瓶燕窝品尝了一下,自然是不好吃。不过不得不说泰国的菠萝相当好吃,这里产的都是小菠萝,一般是削好皮直接 5 个大包卖给你,5 个一共是 50 泰铢,差不多人民币 10 块钱多一点,实在是相当便宜,老夫在泰国的那几天几乎每天都在买菠萝吃。

之后又进入了行程的重点,那就是拉去商场购物。这次去的是一个乳胶中心,主要是卖乳胶制作的枕头、床垫等,价格比较昂贵,一个枕头大概 1000 元人民币,一个床垫则是一万多人民币。妈妈跟我说她身边来泰国玩的人都觉得枕头不错,让我看看如果觉得合适的话就买两个。老夫体验了一下觉得确实手感和普通的枕头不一样,但是你要我说是不是好,我只能说不知道,毕竟我没有颈椎问题所以完全感受不出来。最终我买了三个枕头,因为我觉得虽然说这个东西是否对家里的老人有用是一个玄学问题,但是既然来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爷爷奶奶各买一个,一代的枕头稍微便宜一点,那我一共买三个回去让他们试试好了,床垫太贵了直接不考虑。最终我们这个团 20 多个人只有三个人买了枕头,其他人啥也没买。

至此导游终于换了一副嘴脸,说我们的消费额远远达不到目标金额,所以她最终会连小费都要上交公司,一脸的不愉快。在随后的行程中,她的讲解也变得相当少了。在后来她说虽然说她在我们的消费中虽然赚不到钱,但会推销一些零食、药品等基本来泰国都要买的东西给我们,让她挽回一点损失,至少不要赔钱进去,如果两个人买超过一定的数额还赠送一些东西。我想其他人也大都能理解她的工作,所以多多少少都买了一些,反正这些青草膏、药品、果干等一些东西基本来泰国的旅游的游客都会买。在后续的行程中同行的人里发现她卖的青草膏比市面上的价格大约高出 15% 左右,所以实际上还是赚了我们的钱的。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在这几天的行程中,导游、副导游、司机的服务还是很周到的,司机和副导游看上去是拿固定工资加小费的,对于导游来说如果游客的消费额达不到,确实是只能喝西北风了,所以她也是直说让她赚一点小钱,虽然说在海岛上的自费项目应该会有相当多的提成。

现在泰国的旅游业很完善,并且中国政府对泰国政府在对待中国游客上的要求应该是比较高,因此导游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甩团、强买强卖等一些情况,这位导游的性格比较直率,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话也说得很直白,说实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从她的角度来说,几天来这么卖力地在讲解,如果不能拿到应有的回报,自然是不会开心的。但是作为游客来说我们也仅仅是在她推销商品的时候买一些表示支持,从根本上来说,这种付出与回报不相符的策略是旅游公司制订的,我们也不可能为了她能完成业绩去买自己压根不需要的昂贵珠宝、床垫等东西,如果你把我拉到卖电脑、游戏、玩具(?)等我感兴趣的地方,那我会疯狂购物。不可否认有些人会买,但大多数游客还是不会花这些钱的,所以导游带团其实和做生意一样有赚有赔(乃说为啥会赔钱,其实你把机票、酒店、景点门票、车费和司机、导游的人工成本算进去,花费肯定会远超团费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购买的珠宝、乳胶制品、蛇药等东西,对于泰国人来说肯定是暴利,如果利润不高的话,肯定是无法支撑商场奢华的装修、车队、商场里相当多会说中文的讲解、服务人员等,而泰国又很聪明,这些东西不对外出口,只能在这里买,因此就牢牢地掌握定价权。

从整个旅程来看,我在这次 7 天 6 晚的泰国旅程中总花费大约将近一万块,如果是自己来玩的话不买任何东西估计也得花到这个数,而我又买到了不少东西,吃住条件还算不错,全程也是大巴接送,相比于国内很多坑钱的景点来说,还是相当划算的。

虽然说导游一脸不高兴,但在后续的行程中还是负起了应该做的工作,有一顿饭还帮我们升级了一下。这也与旅游公司对导游的考评制度有关,如果游客不满意甚至投诉,估计会有不少的罚款。所以这个行业苦逼的是打工人员,最赚钱的部分实际上都被公司、皇室拿走了。实际上这也是在各行各业都会有的现象,例如我们软件行业,最终发给员工的工资在整个营收里占比不多,员工创造的利润远远超过自己拿到的工资。对于老夫这种在创业的人来说,这是要重点考虑的,如果有机会老夫以后会接着聊。

左图:据说是用纯金勾画的佛像。乃说这么热老夫为啥穿着长袖,是因为车上空调很足,而此处我们仅仅是拍照短暂停留几分钟,老夫便直接跑下来了。
右图:泰国随处可见流浪狗,据说泰国人经常会施舍食物给流浪狗,所以数目较多,狗狗看上去都吃饱了比较慵懒。

回到曼谷后我们入住了据说是泰国五星级的酒店,入住之后觉得差不多相当于国内的 2~3 星级吧。晚餐吃的是泰式火锅,泰国这边吃饭的套路是肉供应有限,蔬菜任吃(不要问老夫是否好吃,老夫是湖南人,对口味要求特别高)。老夫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毕竟感冒了需要多补充睡眠。

左图:老夫在浴缸里泡澡。
右图:清晨的曼谷,有种某个城市的大农村的赶脚(神马,我不是在说帝都)。

返程的前一天我们去了动物园观看鳄鱼、蛇等表演,看起来比较无聊。不过为了演出惊险、刺激的那种感觉,驯兽师真的是堵上自己的生命在赚钱,例如把头伸到鳄鱼嘴里等等,为了增加可信度,在此之前还会给一根木棍让鳄鱼咬断。与其他地方类似,驯兽师也基本靠客人的小费,客人直接往舞台扔小费即可。我貌似扔了不少,基本上每次都是 50、100 的扔。其实我的内心也是矛盾的,如果表演这些东西很赚钱,那不会吸引更多的人去冒险吗?但与此同时,看着这些不少年纪比我还小的驯兽师,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心疼。

晚上我们前往曼谷的某家(比较便宜)的酒店休息,因为接下来一天我们就要去机场返回上海了。晚上我和同学去附近逛,发现团里有两位哥们居然在一家烧烤店喝酒,于是我们就过去和他们一块喝。没过多久坐在后排的那俩哥们也路过了这里,所以我们六个人不约而同地坐在一块喝酒吃烧烤。说实话这是我这次旅行中最难忘的一件事情,前几天还互相不认识的一些人,通过几天在一块玩以后,居然在异国他乡一块吃起烧烤喝起酒来。

在泰国的某家烧烤店与刚认识的朋友一块喝酒。

这两位哥们是我之前所说的和老板娘来旅游的“员工”。他们的老板娘在上海奉贤开了一家美容院,他们则是店里的员工和家属。同行的其他人私底下和我说他们老板娘很会做人,虽然赚了不少钱,但至少还肯承担三分之二的团费让员工跑出来旅游(实际上钱不多),这不是每个老板都能做到的。而在与他们的交谈中,他们并没有提到老板娘对他们员工如何好,所以我觉得其实员工心里相当清楚老板赚的钱远远多于他们的收入,还是有些许不满,但是也许是在市面上能找到的性价比最高的同类工作了。

回想泰国导游的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大部分钱都被泰国皇室和旅游公司赚到,人们心里虽然会觉得不公平,但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回到美容院来说,老板需要更多的投资、更广泛的人脉并承担更多的风险,普通员工也很少有能力能做到这样的程度,资本和软硬件的不匹配导致员工几乎不可能做到老板那样的程度,因此就只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去打工了。

妈妈曾经说我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善良到看到路边一只落单的蚂蚁都想帮它找到回巢之路,明知路边一些乞讨的是骗局还会给他们钱的人。一些同事也曾提醒过我,在创业的时候不能太善良,该对人狠的时候就得下手狠,毕竟商业上的东西和为人处世还是不太一样。我想我始终会做不到市面上“成功者”的那种程度,与老夫有过项目合作或者利益往来的人都知道,虽然在一些项目的成果分配上有决定权,但是我一直都是按照人头来分配而不是按照能力、成果来分配,给人的报酬远远超过他们在市场上做同类工作所得到的报酬,即使工作成果不佳。不过如果以后自己的事业有所发展的话,这么做肯定是行不通的,在工作上还是应当奖惩分明。但是至少对和我关系好的人来说,我还是倾向于“共产主义”,毕竟对于我们来说,感情远远大于利益。

回到正题上,我们坐在一起聊了一两个小时以后准备回酒店休息,结账的时候我体会到了泰国的酒还是挺贵的,没吃什么东西 6 个人正好花了 600 元人民币。之前答应的那俩哥们请他喝酒,那这里正好就我请了吧。

1 月 6 号我们踏上了返回上海的飞机。在飞机上我发现在大巴上坐在我们后排的那哥们把行李架上沾满了,于是我跟他说你把你的东西往那边挪一下。他把东西挪过去之后我听到他和他邻居说:“别人要我挪一下我不会挪,但是小谢要我挪我会挪。”我们于晚上 11 点左右返回到浦东机场,完美地结束了本次行程。11 号晚上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车,把买的枕头、首饰、药品等东西“搬运”回家,仔细看看我买的东西其实不算太多,但由于单价不便宜,所以其实还是花了好几千块钱。

要说最值得买的东西嘛,我还是觉得是我买的那头木雕的大象 ^_^。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