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未定标题(144)

(1)

好久没有更新“生活小记”系列了。其实最近半年还是发生了非常多的事情,但是按照“惯例”,在事情没有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我不会在博文中进行记录,仅与老夫关系好的或相关人员对此知情。除去这些,好像又没有很多东西可以写,所以就一直没有进行更新了。

今天决定还是更新一篇,把一些可以记录的事情先行记录吧,以免记性不好的老夫没过多久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对了,今天是老夫年满 29 周岁的日子。哎,已经进入了 20s 的最后一年,感觉自己真的是不年轻了(别笑,在看老夫博客的乃们也好不到哪去 :),甚至一些人已经进入 30s 了)。回想起这些年的生活,那是相当的丰富多彩,能按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地度过,也算是不枉费青春吧。

昨晚老妈就打电话来说乃明天要过生日了啊。今天凌晨的时候某同学还是按照“旧矩”发来新的一岁的第一声问候,虽然说老夫一点也不意外,但是某人在十几年间每年如此也是不容易,老夫还是非常开心的。

连续十几年每年发来凌晨问候的某位同学。

今天早晨老夫起来上厕所,迷迷糊糊看到另一位同学在微信里发来生日祝福,由于老夫还处于半昏迷状态所以上完厕所倒头就继续睡了。过了一会这位同学打来电话,说为啥我没回他的消息,是不是他记错日子了?嗯,看来老夫的至交好友们并不是在手机里设置个日历提醒或是什么东西,完全是靠人肉记忆,这位同学也是连续十几年都没有忘记。说实话,虽然老夫一定记得好友们和家人的出生年月日,但是真的到生日那一天经常会忘记,所以老夫的家人和朋友们能每年都记得起真是不容易,就连老夫自己都很难做到。

当然啦,就像老夫说过很多次的,记不记得老夫的生日对咱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影响,所以频繁忘记的好友们也无需担心。即便如此,家人和朋友们还是会送上祝福,因为他们只想要我高兴啦(^_^)。


(2)

五一的时候,老夫又要前往西安,原因是老夫又双叒叕被好友拉过去做伴郎,并且在六月份老夫还要给高中的某个同学当伴郎。

上次我和几位好友聊起这事,我说乃看乃们坑死老夫了。他们说,等乃结婚了我们过来给乃当伴郎。特么话说当伴郎不是应该是未婚的吗?等到老夫结婚那天,过来当伴郎的全是已婚的老男人,怎么看来也会是一场奇葩的婚礼 O_o?

于是老夫五一的行程预计为:26 号乘坐火车🚄回到株洲,28号下午前往长沙的机场✈️前往西安(咸阳),1~2 号和 Crux 去学校看一下,2 号下午乘坐火车🚄返回株洲在家待两天,4号乘坐火车🚄返回上海。

看似有点折腾,不过老夫这几年早已经习惯到处跑的生活。不信乃看老夫前几天的行程:上海🚄杭州✈️天津🚄唐山🚄北京🚄南京🚄上海。票据如下图:

老夫上周行程的“行程单”。

上面这段行程将在后续记录。

经常有人提醒老夫说上传到网络和朋友圈的信息要打码处理,例如身份证号、二维码甚至是姓名等敏感信息不要泄漏。乃可以看出对于老夫自己的信息从来不这么干(除非是别人的信息和公司的信息)。因为老夫的想法是:“乃有本事就来盗号或者盗用老夫的个人信息呀!”理由如下:

  • 个人信息早就被各大国产网站和 app 泄漏完了。
  • 就算乃知道老夫的身份证号或者其他信息,乃也没法利用。
  • 就算利用了,老夫也没有钱,光脚不怕穿鞋的。

即使被某些人钻了空子,还是有法律这道最后防线,因此老夫完全不担心此类问题。


(3)

按照计划,老夫每月至少要回一次家,迄今为止都如期进行。老夫在绝大多数情况都会选择卧铺往返,但是有很多次回家都是在节假日,再加上最方便的 Z247/Z248 从长沙始发往返上海南的这趟车最近貌似欠编了,原本 18 节的车现在好像只有 13 节?(是要逐渐把人赶去坐高铁么?但是周末回家乘坐高铁单程就得四五个小时,仅两天时间完全没法回去了)本来就很火爆的车现在欠编导致更难买到票,于是老夫偶尔会选择其他车次出行,时间稍微长一点。有时候干脆坐飞机,统计了一下近一年回家坐飞机的概率大约为 30%,貌似有点奢侈。

春节期间 FZ (终于)结婚了,他家在田心附近,而女方家在攸县(株洲底下的县,距离株洲市区超级远,约 2 个多小时的车程,都快到衡阳了),老夫被拖过去参加了 2 次。第一次在男方家设宴时老夫作为唯一一位朋友被邀请到场,其他的来宾全是亲戚。老夫到达现场后发现整个只有一桌,好吧,之前 FZ 说由于他母亲是公务员而单位最近被查水表了,所以桌数有规定,可是一桌也未免太少了…… 过了几天去攸县的女方家设宴时有十几桌,总算看起来像个正常的婚礼了,老夫连同其他同学到场。没过多久 FZ 他爸跑来这桌找我们喝酒,他爸说他和 FZ 同学有很久没见了,然后指着我说:不过这家伙经常见到 -_-。

株洲在春节前后一直下雨,连续几十天都不停歇(上海也好不到哪去),春节期间也是如此,只有大年初二的时候天晴了,于是老夫就和家人赶紧跑到电影院去看了场电影,然后下午在炎帝广场(现名神农城)逛了一下。这貌似是老夫在记忆中看到炎帝广场人最多的时候,看来下了这么久的雨把大家都在家里待着发霉了,趁着天晴赶紧全都跑了出来。

清明之间回家由于忘记抢票所以肯定没买到 Z247,于是买了一辆开往贵州方向的 K 字头,上午 9 点左右到达株洲,也还好。刚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一半的铺位有人,我还在想难道这辆车没什么人坐吗?结果临近开车时上来半车厢(三四十人)的白人老外,听他们说话貌似是西班牙人。老夫不会西班牙语,但是前公司的美国 BOSS 会说西班牙语,他还教我西班牙发音,反正老夫是学不会。到达株洲后老夫和其他乘客准备下车,发现这群老外也全都下车了,当时我就纳闷这么一大群老外从上海跑我们大株洲来干啥?这又不是旅游城市,去个张家界什么的我倒能理解。本想着“跟踪”这些老外看他们到哪去,结果当天下了不小的雨,老夫直接窜上公交车就回家了,尾随计划失败。

这几年株洲的城市建设(准确地说是面子工程)提升了不少。

清明期间妈妈的一位朋友邀请我们去他家新盖的房子做客。他家位于某个离老夫春节期间去的攸县不太远的地方。老夫和老妈跑过去之后,觉得周边环境还是不错的。老夫在他家周围发现了一间废弃的房屋,老夫非常喜欢,看起来感觉是一个遗迹一样,目测是由于老夫玩多了神秘海域的缘故,所以老夫要赶紧拍照假装自己在南美探险。(不是来别人家做客吗?好像搞错了主题)

老夫喜欢看的某处被遗弃的房屋。

(4)

第(2)节里所叙述的老夫那个折腾的行程是由于老夫的某位同学去年的时候谈了一个天津某局的项目,这个项目直至最近才启动招标(国企办事就是这么拖沓)。老夫们使用在西安注册的公司去投标(关于老夫们自己折腾公司的事情,将在以后再记述)。

由于是第一次参加投标,很多东西都不熟悉,于是老夫们决定都前往天津去投标现场,以便锻炼今后的“忽悠能力”。上周一老夫们从祖国的东西南北各处启程前往天津。这一天杭州去天津的机票比上海过去便宜不少,所以老夫正好去杭州和 Crux 一块前往天津,顺便可以在杭州西湖边游荡一下。

当晚 11 点多到达天津机场后住在同学家里,第二天上午 9 点就要去现场投标,然而老夫们的投标文件还差很多细节没有处理。例如盖章、贴封条、签字等等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工作,实际上超级耗费时间!Crux 由于刚从万恶的美帝旅游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于是我就让他先去睡觉,我们剩下的三个同学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多才总算把事情都干完了,老夫们要拍一张照片来纪念一下。

老夫们忙活到凌晨三点半的纪念照片。

关于项目和投标的情况今后再做记述,这里先全部跳过。在这里老夫想要说一些跑题的废话。

实际上真正的友谊不会在意各自的利益,用利益关系建立起来的友谊也大多数虚假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会有收益才会去做,例如上班、做生意等等,当然除了旅游、休闲等其他活动。而在追求这些利益的路上,人和人之间会无形地产生各种交集,共同经历各种事情,才会收获牢靠的关系。就比如之前上学,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了学习知识、拿毕业证、找工作等,实现自己的收益,原本的目的并非是去交朋友。对于我之前的经历而言,参加竞赛、找工作、与人交流技术问题等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

而老夫们聚在一起做事情,虽然说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共同的利益,但是在追求功利的过程中,会产生更紧密的联系。当然即使不经历这些事情,关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这些经历就像装饰在蛋糕🍰上的各类图案、水果,使之更赏心悦目。

这次一块去投标,今后回想起来,不论最终成功与否,我们几个好友直接放下各自手头的工作和其他事情,二话不说一起去天津共同经历风雨,实在是难能可贵。对于我来说,这种与好友共同应对事情的经历比最终成果更重要,我也越来越觉得我在朝着自己之前所希望的生活越走越近了。

上图:饭店服务员的拍照技术堪忧。
下图:老夫们刚投标完在车里拍的照片。老夫很喜欢用这样的姿势来拍照,造成老夫很胖的假象。

(5)

接着上面的行程,原计划老夫是从天津直接前往南京。但是为了看望某些在北京和唐山的同事和朋友,特意花了一天时间绕道。

绕道看望同事和朋友之后,老夫在晚上乘坐 G13 号列车前往南京。去南京的目的是在 N 个月以前答应 P 同学去南京找她玩(在此之前,P 同学因公来了好几次上海了),在经历了计划去某某寺、某某游乐场、看元宵灯会等老夫跳票了 N 次之后,老夫说 4 月份来看花🌹。后来 P 同学说乃再不来花就要掉完啦!于是趁这个机会跑到南京去实现之前来玩的“诺言”。

南京老夫之前去过,所以对一些去过的景点比如夫子庙之类的毫无兴趣,P 同学说那我们去南京的郊区吧。于是老夫们坐了 N 久的车来到一个叫“慢城”的地方,这个地方貌似是因为生活很慢所以给了“慢城”这个认证,国内好像只有这个地方有。

原本计划是来这里看油菜花,可是花好像全都掉完了,跑到牡丹园去发现牡丹也基本上没有了,所以赏花失败。不过呢,当天的天气非常好,这个地方风景也还不错,所以其实不白来。

左图:老夫把新买的蜗牛🐌(貌似是慢城的吉祥物)挂在包上行走在风车道。
右图:老夫们觉得很漂亮的不知道叫啥名字的湖。

虽然油菜花没有了,但是还可以看到绿油油的杆子,就装作是看过了吧。

左图:帽子是 P 同学买来用来遮太阳的,老夫仅用来拍照。
右图:仍然是上面这个无名湖。

逛完后回到南京城区,吃过晚饭后离发车时间很近了,老夫着急忙慌地跑到南京南站返回上海,跑到火车站之后发现当天京沪线全线晚点了,擦。


(6)

3 月~4 月之间老夫们在上海找了一些地方去“赏花”(感觉已经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上海的市话是白玉兰,三月份的时候开的到处都是。别的花貌似没找到几个靠谱的地方,仅在 3 月的某天老夫在人民广场等人的时候发现博物馆前的广场种了很多郁金香🌷。不过相比去年和 D 大去的北京植物园离种的郁金香而言,还是少很多。

左图:人民广场的郁金香。
右图:在南京西路拍的不知名的花。老夫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是啥,乃可以帮忙鉴定一下。

生活小记——未定标题(144)”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