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快递

昨天晚上我到楼下的快递柜准备自寄物品,恰好碰到了一个来放货物的快递员。于是我就说正好你来了,我就直接在你这寄吧,这样就省得我在网上下单了。其实我早就在网上的自寄服务中下好单了,只是我想如果直接在他这下单揽收,或许可以给他增加一点收入而已。

快递员说,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八点了,系统已经不派送新的订单了,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揽收。我说要不我还是放在自寄柜里好了,快递员说你放在这里还是得等到明天才能发出去,你把要寄的东西给我,我给你一个面单,你明天早上的时候扫码下单,我这里就能看到了,到时候我再把快递发出去。随后快递员给我留了他的电话,给了我一张带二维码的小单据,拿走我的货物然后就离开了。

要寄的东西价值将近一万元,说实话,这样的操作流程我不太放心,因为如果他存心想谋取财物的话,可操作性实在是太强。

我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我把货物给了他,毕竟我不是直接致电的快递公司,所以也不会有通话录音。他给我的电话号码和面单或许可以间接证明我真的是把货物给了他,但我也完全没法证明里面寄送的东西是什么。快递员不会像警察那样佩戴一个执法记录仪之类的东西,即使附近有监控,也只能看到我给了他东西而已,而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如果他把里面的东西替换成仿制品或者类似的价格便宜的东西,在操作上也是可行的。

我不由自主地思考着这其中的漏洞,因为作为一名软件的设计者和开发者,我的工作之一就是要思考产品在业务逻辑上的严密性,尽量保证或者减少系统被别人“钻空子”所带来的各种可能性和风险。所以会有这种担心也算是一种职业习惯,另外一点就是要寄送的物品也还是比较值钱的吧。

现在回想起来,我寄快递好像一直就是这么做的。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都是把物品直接丢给快递员,连包装都不包,或者把寄送物品直接扔在快递柜里。还有一次由于我寄送的东西太多,快递员不确定它们的重量,他说先把我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搬回去,称好重量确定运费后告诉我,到时候要我直接转账给他即可。每次这么做,都会有严重的“BUG”,因为想要“缺斤少两、顺手牵羊”实在是太容易了,随便顺走一个小东西藏在哪个地方,你到时候又如何证明你寄送了这个东西呢?

但快递员也不大可能去干这种事情,因为如果被投诉甚至是报案,即使报案后不被受理或者证据不足,受到投诉的他大概也会被公司处理。这样算下来,为了贪图这几千块钱的东西而付出这样的代价,貌似确实不太合算。

不过反过来,快递员或许也有同样的“担忧”。按照规定,派送的物品必须本人签收并且签名,但实际上很少会这么做。在大多数情况下,快递员也只是把东西直接丢过来而不需要任何确认。之前在北京工作时,楼下的快递小哥都是直接把物品给顾客。我每次在网上查看签收底单时,都是看到他在签收人签名那一栏用笔直接划一道,或者干脆留白。外卖配送员也类似,不在家的时候我会说你直接把外卖放在门把上或者地上吧,这样的话他也可以直接把东西吃掉(因为楼道也没有监控),或者我也可以收到东西后谎称没有收到。

有一次一位同事穿着一身蓝色的衣服来到公司,被同事们开玩笑地说你这身衣服太像外卖配送员了,你可以随便去加餐馆取货,这样就可以免费吃饭了。看来大家深知这其中的漏洞,只是不会去做而已。

在现实中这种情况几乎都没有发生,大家都是在一种隐形的默契下互相生活,即使是陌生人,也会给予一定程度上的信任。在这背后,其实还是有一定的规则进行约束。比如目前服务行业大多都会有规定,只要被客户投诉了即使不能证实也会给予一定处罚,你如果“谎称”没收到快递达到一定次数,大概也会进入快递公司的黑名单。公司设定的各种工作流程,也是为了减少出错和纠纷的可能性,比如我最近发现上海公交车到达终点站乘客下车后,司机都会在车内走一圈,应该是寻找乘客的遗留物品统一交到公司。

不过这种默契和信任也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好使。随着物品的价值增高,会有更多地人选择“铤而走险”。如果是在贫困或者饥荒的情况下,为了填饱肚子,很多人大概也会不顾仁义道德去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也可以理解之前看一本写朝鲜人的回忆录的书,说在饥荒的时候最先饿死的就是遵守各种规则的人)。如果只是极少数情况,大部分公司也不会理会,毕竟要执行规则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甚至是降低其他人的体验。但如果这种不和规则的人多到一定程度了,就到了必须制定或者修改规则的时候了(参考一些外商在国内的售后政策与国外的区别)。

其实大多数人本身都是很正直的,但是由于听说过各种负面新闻,所以不得不对陌生人有所防备。我在大街上被问路和借手机打电话的概率极其高(想起来一件事,上个月路边有个清洁工问我借手机打电话,他拨通后想开免提,我才想起来我的手机设置的是英语),即使到陌生的城市甚至是外国人,也经常会向我问路。在火车和飞机上,我也经常被选作帮忙搬运行李或者是拧瓶盖的对象(有一次有一个看起来比我强壮很多的男人要我帮他放行李箱,这特么是什么鬼),在马路上也会有老奶奶主动找我搀扶她过马路或者上公交车。我觉得很多人还是很讲究老话所说的“面善”,在很多情况下都是看面相来决定这个人是否是坏人。我大概就看起来人畜无害。

作为一名软件从业人员,虽然我有思考各种业务逻辑漏洞的习惯,但其实我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会选择相信遇到的陌生人(除非是一些极其拙劣、一眼就能被我看穿的骗术),因为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是值得信赖的,而且放下人与人之间不信任的包袱,会生活得更纯粹、更轻松。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骗了损失财物了怎么办?我想我会一边和他死磕,一边继续去相信其他人吧。

寄快递”的一个响应

  1. 真的是程序猿的职业病。双十一快递堆满楼道前的草坪,驿站管理混乱,但是每一次去都只看到大家埋头找自己的快递,从来没有听到有丢失快递的争吵。对于驿站的低效混乱我很鄙视,但是在这样的烂摊子下不丢件,我真的觉得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