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146)——江浙皖探访(一)

计划用三篇“生活小记”系列补上去年下半年的“游荡”过程,时间段大约为 2019 年 4 月 ~ 2019 年 8 月,废话不多说马上开工。

在沪生活了一年半了,直到去年年中才发现:咦,身在动局的地盘,高铁线路这么发达,那么只要随便有一两天的空余时间就可以跑到一个城市去玩了呀!因此老夫近几个月跑到了江浙皖的某几个城市进行“探访”(实际上就是玩),每个城市都是坐高铁来回,部分城市还去了多次。那么就用三篇博文来写一个“探访实录”。

实际上 2020 年计划过年后返回魔都之后再花一些时间造访另外一些地方(近期计划是去参观南京的古生物博物馆并顺便蹭饭),但是由于“疫情”,只好看情况延期了。

这里改变一下以往生活小记的“流水账风格,只写一些对城市的印象,并且贴少量照片吧。这三篇博文的大体内容如下,顺序是乱序,并不是按时间来排列的:

第一篇:安徽(合肥、蚌埠)、江苏(无锡)

第二篇:浙江(绍兴)、江苏(扬州、镇江)

第三篇:江苏(南京、常州、苏州)


合肥印象

如之前的博文所述,造访合肥的主要目的是参观安徽各博物馆的古生物化石。老夫去年先后去了三次合肥,并去了 5 次“地质博物馆”,其余的时间则是随机游览合肥的其他一些地方。

饱受“诟病”的吸血式发展

经常在各种平台上看到安徽其他地方的人对合肥的“不满”,主要是由于过快的基建速度以及过多的资源集中政策。在合肥可以看到很多现代化城市的缩影:例如已经开通运营的两条地铁线路(还有三条正在建设)、随处可以见的 BRT 式公交、人流量貌似不多的新区楼盘和商务区等。

不过,以大城市和城市群为中心逐渐向周边辐射式的发展乃是国家近期的发展战略,对这个战略如何评价只能交给后人来做(毕竟对于历史上各朝代只有后人来评价才具有客观性)。争议之处在于资源的倾斜势必会危及其他地方的利益,而且由于中国地大物博,人口过度地集中在某几个地方也有一定的弊端(例如最近的“疫情”就是一例)。

对于老夫三次的造访,感觉其人口的增长速度尚不足以赶上其建设的速度,相比于其东边的几个大城市,如何吸引更多的人口估计是另当地政府比较“头疼”的问题之一。

“逍遥津”与“鲲鹏志”

在合肥的时候“定居”在靠近市中心的“三孝口”,看地图的时候附近有一个地方叫做“古逍遥津”(即三国时期的古战场),觉得这个古色古香的名字非常有韵味。在古逍遥津东侧有一个称之为“鲲鹏志”的广场,原本以为也是和《逍遥游》有关的古地名,结果貌似是建国以后建设的。

左图:逍遥津公园的“三国历史文化园”前的战马模型。
右图:“鲲鹏志”广场的雕塑。

印象深刻的“徽园”和博物馆

合肥有几处景点,老夫随机挑选了“徽园”进行游览(有地铁到达的“包公园”门票价格不菲,仅在附近看了一下,差评!),没想到这个“徽园”出乎意料地不错。徽园是一个仿造安徽其他地市的特色建筑的微缩景观,例如滁州的醉翁亭,对于没有时间或者兴趣造访安徽其他城市的游客,游览徽园大致就能体会到各地的知名地标,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左图:徽园的“安庆园”。右图:徽园的“亳州园”的戏台。

合肥的博物馆都建得不错。现在在某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开设了新博物馆(附近有之前博文提到的地质博物馆),里面有一些很有特色的展览,例如徽式建筑的模型等,还是值得一看的。


蚌埠印象

老夫知道蚌埠这个地方是由于读中学时有一个网友是蚌埠的,当时老夫觉得这里应该有很多河蚌等一些海鲜可以大饱口福吧,结果实际到这里后发现并没有(只是以珍珠为名)。

人烟稀少

要说蚌埠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好像没有什么人。从蚌埠南站下车后乘坐公交车到达市政府附近下车,虽然说道路建得不错,但是感觉附近都没有什么人。在公交车坐在我旁边的一位老人说这一块都建了几年了,还是没有什么人气,估计再过几年也搞不起来。这大约就是“中心城市”战略后小城市的“宿命”,缺乏足够链的产业创造足够多的工作岗位,人口流失严重。

后来到了貌似应该是市中心的“淮河文化广场”,一个非常大的广场旁座落着几个商场,老夫本想在附近“觅食”,但是后来发现这些商场大多门可罗雀,可能由于人太少所以很多店铺早早就关门谢客了。

众里寻她千百度的“南北分界线”

淮河在蚌埠穿城而过,在淮河南边的一个“龙子湖”公园里设置有一个南北分界的雕塑,但是要找到这个雕塑老夫可着实花了不少功夫。

龙子湖畔建设了一个比较大的公园供市民休闲,然而公交车只能附近一个站点,直接通往龙子湖的一条道路被一个机关小区所截断。其实说不定可以穿小区而过,但是老夫为了避免没有通行证不能穿行所以绕道而行(老夫可没闲功夫去撕逼)。到达龙子湖畔后开始寻觅这个南北分界的标志,但是地图上没有任何标注,绕了不少冤枉路后总算找到了其所在的地方。

当时正值炎热的夏天,阳光高照,所以湖旁边也没有啥人(我很怀疑在天气好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人过来),可以提供补给的店铺都没有几家,所以显得过程相当漫长。

由于实在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逛,因此蚌埠在我此次的旅程中只是草草掠过,给我留下一些印象的大概是博物馆里比较仿真的古街道景观了和门口的那四只猛犸象化石了。

地处龙子湖畔的中国南北分界标志(为啥是一些这种颜色的龙?)。

无锡印象

对于无锡的印象,老夫已经在《无锡印象》(点击前面的标题进行查看)这篇博文中有所记述,这里提一些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第一印象:京杭运河与天下第二泉

左图:夕阳下的京杭运河。右图:令我大失所望的天下第二泉。

烈日中的甘露:东林书院

左图:东林书院的牌坊。右图:老夫很喜欢的倒水的茶壶。

江南风味:南禅寺

左图:南禅寺前的牌坊。右图:古运河旁。

闹市:三阳广场

夜幕下的三阳广场附近。

生活小记(146)——江浙皖探访(一)”的一个响应

    1. 我们家菜是我出去买的呀,每隔三五天去采购一次。旁边的大超市里东西很多,小区门口也有很多卖菜的,旁边的菜市场虽然比往常摊贩少但是也能满足日常所需,我们这里物资并不匮乏。

      1. 我们只能去大超市,可是连方便面,午餐肉,可口可乐都没有了。杭州所有的小店都不允许开门,不要说摊贩了。而且我觉得,只买不做不会那么焦虑,因为对你来说只是有和没有的区别,不存在谁爱吃什么菜,“需要”买什么的问题。就是你买菜,只要有就行,不存在需要选品种的问题。

    2. 我们这里小店都开门的,菜市场也没关,超市里基本都有,要买的菜都买得到,和平时差不多(少数商品肯定会有影响,比如豆腐脑、新鲜米粉什么的就买不到,不过对于我们湖南菜系来说问题不大,啥都可以做)

      1. 请你用“好”或“不好”来评价杭州在新冠防控期间的管理,你会选择什么?只能二选一,没有“其它”。

    3. 如果只能在这里面二选一,那我选“不好”。
      理由是基层的政策和中央以及省级的政策不相符,各自为政,各地做法不统一,严重影响到了人民的生活。
      虽然说为了遏制疫情蔓延有些东西可以理解,但是个人认为类似这种全国性的事件,地方必须和中央的政策一致。
      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地方责任制,谁都不想自己负责的地方出现问题,所以只能把责任想办法甩锅到别的地方,而不管这种做法是否会加剧其他地方的疫情蔓延(比如人口大量集中在火车站实行所谓的“登记”,一旦有人携带病毒传播得更快),也不管人民生活的实际情况(例如有的地方强制“锁门”策略,直接违背消防法,如果发生紧急情况则直接GG)。
      二是甩不开的经济包袱,各行业负债率高,社会总体运营成本高(比如地铁等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维护),只能强行放开上班,总体而言经济结构并不佳。
      像这种全国性的事件,必须全国统一管理,服从中央命令,才能有效遏制疫情蔓延。

    4. 只要政治体制不变,即使惩戒了这次,下次这种情况还是照样。要避免这种情况不可避免地要进行自上而下地改变很多东西,这个在近期看起来好像不太具备可能性。

刀之魂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