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与生活

前几天我前往西安处理一些事情,期间我和两位同学一块去学校看了看。毕业之后,很多同学都买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因此我到各地去也无需像以前那样坐公交了。大家的生活条件也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收入水平的提升而不段改善。毕业六年,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学校去看看了。学校的变化似乎一如我所预料:正门前正在新修的地铁线路和度假村、后门附近日渐增多的商铺、新建的几栋楼、逐渐长大的行道树……

三千元的红包

就在今天清晨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和同学们(大多是高中同学)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学习”和“交流”。这大概真的是学习,因为一个女老师还在黑板上给我们出一些圆外接三角形的证明之类的几何题(这位女老师貌似是我小学时的数学老师,梦境都比较混乱嘛,所以我也习惯了)……

伙伴

昨晚睡觉前拿着板子看以前写的博客,主要回顾了一下我的大学生活。结果后半夜开始做梦,梦到了不少高中同学。要说做梦这个大脑活动也是相当奇怪,有时候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有时候会完全相反。比如这次梦见的高中同学,全都是高中时期和我关系很好但是超过一个月没有联系的。而最近一直联系或经常见面的那些高中同学,在梦中完全不见踪影……

生机

乃喜欢逛公园么?我很喜欢在没事的时候四处闲逛。距离公司大概两公里的地方有一处小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木围绕着两个小湖,游人稀少,很让我喜欢。来回四公里的路程对于我来说根本不足挂齿,因此在天气好的时候,我经常在午休时间偷偷溜到这个公园里来。公园不大,如果在这里跑步的话,跑上十个来回也不过十几公里,运动量似乎不太够。不过对于我来说,一边晒太阳一边欣赏景色或者打电话似乎是一个绝佳之地……

回忆家人

一周前 Google 在 Android 自带的日历里添加了农历的支持,我更新后打开看时发现老妈就快要过生日了。要说家里的老一辈都是按照农历过生日,这样就导致像我们这种按照阳历过日子的人很容易遗忘……

景区的分级制度

有些地方很喜欢给各种东西分级。我以前上中学的时候,老师就根据学生的成绩好坏以及家庭条件把学生隐性地分为三六九等:成绩好的或者家庭条件好的(你懂的)坐在前三排,成绩中游的坐在中间,“无可救药”的学生坐在最后两排。每次美名其曰的轮换座位,实际上是各等级的学生之间轮换,1~3 排、4~6 排、7~8 排之间互相轮换。“低等级”的学生不要妄想通过换座位能够坐在靠前的位置,这就人为地造就了一个等级制度,虽然老师从来没提过……

超市的木桶饭

刚搬到这片地方来的时候,有一家超市距离住的地方很近,我经常会去那买东西。在卖场的一楼有个吃饭的地方,有家木桶饭做得很合我这个湖南人的口味,因此我下班后如果回来得早的话偶尔会去那吃饭,或者打包带回去吃……

「大问题」与「细节性问题」

上周BOSS找我谈话,主要是年终奖和涨工资的事情。他说组里的负责人和美国那边的经理对我很满意,虽然我正式入职只有半年不到,但工资的涨幅不比老员工的少。当我拿到工资的通知单后,仍然感觉很一般。这种改变完全不足以影响我的生活,顶多是每个月可以多买两个正版的掌机游戏罢了。至于在帝都买一套房子,这点钱显然完全没有作用……

「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前两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我一个小学同学的父母到她上班的地方去了,说起了他们女儿最近的状况:到上海工作去了(原先在深圳工作)、不做软件行业做别的工作了、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一年之后又是多少、长相也和以前不一样了,等等……

大事和小事

男人和女人在思维上的差别之一,就是男人大多着眼于大事,而女人大多在意一些小事。(注:本文讨论的男人和女人的性格并非适用于所有人,只是以我所见的大部分来说。)……